娱乐频道> 资讯> 正文

中国杂技:难其“技” 更要美其“艺”

2017-09-26 09:21 来源:中国文化报 
2017-09-26 09:21:15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原标题:中国杂技:难其“技”,更要美其“艺”

中国杂技:难其“技” 更要美其“艺”

浙江曲艺杂技总团有限公司表演的《文明记忆——脖支造型》

  在传说中八仙过海的蓬莱仙境,今时的杂坛健儿们齐聚争锋、各显神通。

  9月20日晚,第十届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杂技比赛在山东蓬莱落幕。经过激烈角逐,最终,中国杂技团有限公司的《九级浪——杆技》、上海杂技团有限公司的《突破——抖杠》、济南杂技团的《云端鼓舞——高椅》、浙江曲艺杂技总团有限公司的《文明记忆——脖支造型》等10个节目脱颖而出捧得金菊奖杯。

  纵观本届金菊奖,技术性与艺术性并重是参赛作品的共性,对优秀传统文化的诠释与展现、对节目故事性与趣味性的重视成为各参赛队伍的较量点。

  传统文化成杂技大热题材

  作为中国杂技界最高奖项,中国杂技金菊奖与中国电影金鸡奖、中国曲艺牡丹奖、中国戏剧梅花奖等齐名,关注度高、含金量足,在国内外具有突出影响力。据悉,本次比赛节目数量超过上届70%以上,是历届报名最多的一次。

  纵观比赛,绝大多数参赛作品主打优秀传统文化牌,注重民族及地域特色呈现,尤其在将杂技本体与故事性相结合方面用心良苦。“目前,中国杂技的发展早已超出了我固有的认识。”蓬莱市民李鑫看了近20个节目后说,“演员穿着古装飞檐走壁,加上灯光与音乐的完美配合,呈现的不仅是一台难度系数极高的技巧秀,更是一部兼具戏剧张力与传统文化底蕴的艺术作品。”

  获奖作品中,河南省杂技集团带来的《侠·義——蹦床技巧》充满武侠风,节目结合对手抛接技巧动作、道具移动式表演,展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南京市杂技团的《西游时空——跳板蹬人》把“跳板蹬人”设计成以美猴王为主体、一群猴子为辅助,情节与技术相得益彰;上海杂技团的《突破——抖杠》,演员从服装到表演如中国写意山水画,在仅有方寸空间的杠上行云流水般飞腾……

  “中国杂技人的追求早已摆脱单纯对技术的追求。杂技是门艺术,要让观众觉得好看,就要注重节目的呈现方式。”中国杂技团创意总监孙力力表示。

  演员越苦,观众越乐?

  台上,参赛选手使出浑身解数秀绝活,高难度动作接二连三;台下,观众惊叹不已,掌声此起彼伏。毋庸置疑,杂技带给人的视觉刺激是很多艺术门类无法媲美的,一种看法认为杂技演员越苦、越受折磨,才能带给观众更多的乐趣。

  “其实不尽然。”在孙力力看来,杂技的难度与观赏性是统一的。“只为追求难度,自己饱受折磨而感受不到美,又怎能带给观众美的享受?”孙力力表示,“很多舞蹈演员也很苦,但他们热爱这门艺术并陶醉其中,最终感动了自己和观众,这种满足感是当下部分杂技人缺乏的。”在中国杂技家协会副秘书长肖世革看来,杂技人拼命“折磨”自己挑战更大难度的时候,往往忽略了对艺术上唯美、大美的探索。

  此次比赛中,获得观众和评委一致青睐的中国杂技团节目《九级浪——杆技》,其创意来源于俄罗斯著名画家艾伊瓦佐夫斯基的油画代表作,刻画了在茫茫沧海中一群乐观豁达、勇敢无畏的年轻水手。杆的平衡稳定预示风平浪静、辗转腾挪象征着惊涛骇浪,演员的过杆、夹杆、跑酷等动作寓意与大海间的殊死搏斗,为节目赋予绝境中奋斗不息的励志之意。

  据悉,《九级浪——杆技》创作前后耗时3年,在创排过程中精心策划杂技本体内容、设计贴合的表演动作,实现了既在视觉上有强大冲击力,又在技艺上有突破性提高。

  注重技巧,更要讲好中国故事

  本届比赛期间还举办了全国杂技节目创作研讨会,杂技名家及相关专家参会通过剖析各参赛作品,梳理中国杂技发展现状,为中国杂技发展问诊把脉。

  “今年金菊奖报名参赛的63个节目,虽然节目名称各异、表现主题不同,但节目类型集中于常见的造型类、手技类、杆技类、蹬技类,部分节目编排只是杂技技巧的排列、组合在变,即使舞美、服装、音乐不同,同类节目间还是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中国杂技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王仁刚坦言,碟、碗、凳、杆、绳、圈等传统道具在表演中依然占主导地位,新语汇贫乏导致表达形式的单一、雷同。

  当下,杂技表演样式开始从单个节目发展到主题性晚会及剧目创作,但叙事功能一直是其短板,技巧和剧情“两张皮”现象受到诟病。“在国际赛场上,中国杂技艺术的优势尚未突显,技术优势也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涌现的高水平作品中面临新挑战,这些令中国杂技在国际赛场的征战中变得更加被动与艰难。”王仁刚一语道出隐忧。

  中国杂技未来的发展之路应如何走?在大连市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尹力看来,仍要回归对杂技艺术本体的重视。他认为,近20多年来,杂技的创新发展也在不断借鉴舞蹈、音乐剧、话剧等舞台艺术,但对杂技艺术本体的研究与关注远远不够。

  “好的杂技作品要让观众既感受到惊险,又能引发情感共鸣。” 王仁刚强调,“如今,国外涌现出大量优秀杂技艺术家和精品,也值得我们学习,但外来的创作技巧、风格手法需要进行中国化、民族化的转化,与本土经验融会贯通,才能让中国风格与世界潮流、传统精神与现代美学碰撞交融,迸发出更美的艺术火花。”薛 帅 文/图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