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频道> 明星> 正文

灰白头发,戏里的成龙老了

2017-09-26 14:40 来源:北京日报 
2017-09-26 14:40:18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原标题:灰白头发,戏里的成龙老了

  成龙在《英伦对决》中饰演的退役老兵形象。

  黑框眼镜,格子衬衣、牛仔裤加运动鞋,衬衣领子立起来,从外面走进来的成龙显得很有活力。这张全球观众都熟悉的脸,状态依旧在线,一点都看不出他已经63岁了。刚落座,他便俯身凑近记者们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和录音笔,冲着它们大声打招呼:“喂喂,你们好,我是成龙。”逗得大家都笑了。这样的成龙,活泼、耍宝,一如四十多年来他在银幕上塑造的角色。

  如果有一天,成龙老了,喜爱他的观众能接受吗?银幕上,即将于本周六上映的电影《英伦对决》将验证这一问题;银幕下,成龙的回应依旧乐观:“我还能再拍打戏十年、二十年,就想等到不能拍打戏的那一天再退休!”

  突破 “我是一个演员,而不仅仅是打星”

  满脸皱纹,面容憔悴,为遇难女儿孤身踏上复仇路的退役老兵——这部新作中,成龙的角色颠覆了他此前的所有作品。这也是他近几年在好莱坞的唯一作品。2010年《邻家特工》和《功夫梦》之后,由于没有合适角色,成龙便没有出演过一部真正的国际大片,而是把工作重心放在国内。

  对于与好莱坞渐行渐远,他解释道:“其实这些年我不去好莱坞拍戏,是因为剧本不够好。他们找到我的不是演香港CIA警察,就是大内高手,难道没有别的角色适合我了吗?”

  而《英伦对决》里,成龙一改往日的意气风发,角色造型和性格都非常“丧”。对此,他不但不介意,还认为这更加考验他的演技:“我要让观众知道,我是一个演员,而不仅仅是一个打星。”

  其实,成龙自己也觉得这一转变很冒险,也担心观众留恋以前习惯的成龙形象。不过,他马上坚定表示:“我为了观众几十年拍打戏,现在也想拍一部自己喜欢的电影。不然,我可以马上去拍《功夫瑜伽2》《醉拳3》,还有观众很喜欢的《飞鹰计划》《十二生肖2》,但我自己觉得不好玩。”对于成龙来说,电影早已不是追名逐利的工具,他更希望改变。他还扳着指头细数自己这些年的突破:《新警察故事2013》抛掉了“不能剪短发”的包袱;《大兵小将》“可以死了”;《功夫梦》之后坊间议论他年纪大不能再打了,“我就拍个《十二生肖》给你们看。”

  飙戏 “实拍时,眼泪一下就涌上来了”

  一开始,成龙打算自己来当《英伦对决》的导演,如果他来执导,该片会更像低配版《碟中谍》,只不过不用高科技,而是用一杯水、一根铅笔作为武器。但由于该片以英语对白为主,他最终还是决定另请导演。马丁·坎贝尔是第三个被面试的导演,当时他对这部电影条理清晰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成龙当即决定与他合作。

  观众和业内往往忽略动作演员的演技,但在这部新作中,成龙有大量飙演技的文戏。其中,他最满意的一场戏是片中的父亲苦苦哀求知情人告知杀害女儿的凶手名字,当他强忍泪水说出“我没有家人”的台词时,令人揪心。说起这场戏,成龙满脸自豪,“从没有眼泪,到眼眶开始湿润,再到强行忍住,还要把眼泪咽下去讲完对白,这种文戏最辛苦。而且英文也不是我的母语,还要演出父亲失去女儿的心态。”拍摄时,他酝酿了很长时间,实拍时,眼泪一下就涌上来了,效果非常好。他还不忘补充,“这场戏完全没有点眼药水哦。”他有些得意地开起玩笑,“所以说我演技还不错,怪不得能得奥斯卡!”

  讲高兴了的成龙甚至开始对着记者即兴表演起来,他微微抬起下巴,目光注视着前方:“你可以想想一个做父亲的心态,没有女儿、没有家人了,想哭又不能哭,把眼泪咽下去再讲对白……”

  退休 “做幕后,想做多少年都可以”

  生活中的成龙仿佛铁打的一般,精力旺盛。对于如何保持这种状态,连他自己也闹不太清楚,“我试过连续睡20个小时,但也可以不睡。我的纪录是15天日夜班,靠现场等打光的时间睡一小会儿。我这个人有工作就会很开心。”

  对于这次的角色突破,成龙仍不满足,他还希望在角色设定和剧本题材上再有所突破——也难怪,这些年他拍摄的几乎全是动作片,某些时期还有各种各样奇怪的限制,比如不能有女朋友、不能拍吻戏、不能死,要老少咸宜。他最想挑战的其实是反派角色,尤其那种“因为某些特别的原因变成坏人”的角色。

  从未与文艺片沾边的他也渴望尝试一把,“现在已经有了一部非常满意的文艺片剧本。”说起这个剧本,他显得很兴奋,连说好几遍,“你们一定会喜欢!我包你们喜欢看!”“我想自己做导演,如果没有时间,也一定会做监制。”他曾把这个剧本分别讲给章子怡、张静初和景甜听,把她们三个都讲哭了,“很温馨、很有人情味。”

  “成龙老了”“打不动了”是这些年围绕在他身边挥之不去的声音。对于衰老,成龙自己的态度似乎是矛盾的。一方面,他极力认为自己还能再打:“《功夫梦》之后,就有人说我不能打了,但后来我又拍了《天将雄师》《功夫瑜伽》。”另一方面,他也坦言想适当做些改变,“随着年纪的增长,戏路越来越窄,我也想发掘适合我的新剧本。”

  但无论如何,他从没想过要离开电影,“电影是我的生命,我一到片场就很开心。”其实,私底下他也考虑过什么时候退休,结论是:就想等不能再打的那一天退。“现在让我做一些武打动作我还能做。”如果真的有一天打不动了,他也会为自己安排很多事情,“我可以做幕后——开学校,训练成家班。一个幕后工作者,想做多少年都可以。”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