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科医生》:保守的"人世间"有令人信服的"现实主义"

2017-11-21 14:46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11-21 14:46:55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一路追看了《急诊科医生》,虽不及开播时的期待,但在即将收官时复盘一番全剧的表现,依然算得上不乏惊喜。

  在《急诊科医生》开播前,基本就能确立起这部印迹着“郑晓龙”标签的行业剧会是什么品相:一是叙事扎实,不会有太多投机取巧的小动作;二是用现实主义的手法讲述现实主义的故事。前者关涉具体创作层面的要求,后者则观照着一部剧能否经得起观看的考验。从既有播出来看,《急诊科医生》基本做到了这两点。

  近些年的国剧市场,要找到一部从题材到叙事具有“颠覆性”创新的作品很难。无论是今年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军师联盟》,或是网剧《白夜追凶》、《河神》,这些现象级剧集的缔造其实并非源自作品本身的奇观属性,而多少与整个创作环境有关。例如探案剧、反腐剧在这些年的产出稀少,或是采纳一种新视角、新方式来重构大众耳熟能详的故事等。能够看到,完全意义上的“新”剧身影难觅,反倒是回归故事本身,在今天会是一种最牢固、最有效的获取观众注意力的路径。

  同样,我们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审视《急诊科医生》。虽未至“爆款”,但这部剧的稳健品相却是显而易见的。相比同期“雷声大雨点小”的《猎场》,《急诊科医生》的播出表现属于稳中有进。尤其在近些年作品频现的行业剧市场,风格上大同小异的医疗剧更是层见叠出,人人皆想“做出新意”,却难免顾此失彼,在这一点上,《急诊科医生》就显得保守许多。很显然,郑晓龙割舍了寄托在这类剧集身上太多不切实际的想象,他试图在这样的创作里寻求有限的突破,但正因为有限,才显得比较靠谱。

  粗略一看,《急诊科医生》与我们见过的医疗剧其实很相似——几个性格迥异的急诊医生,一群病情五花八门的患者,一个总是忙乱偶有静谧的医院。“己欲救命”是常态,“命不由己”是底色,表面讲医疗的故事,背后的落点则是在这世间纷繁无常的诸种人情世故。医疗剧通常是这么做的,也很难跳出这个大框架,关键的差异在于呈现怎样的“人间世”,以及如何来呈现?

  观看《急诊科医生》的过程,没有既定想象里医疗剧惊心动魄的观感,我倒是觉得这样更近乎于日常的生活经验,是令人信服的“现实主义”。相反,因为没有太多大起大落的体验,观众可以从自己的经验里找出共情点,使得这部行业剧变得更落地。

  总体上,《急诊科医生》的“耐看”源自三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人物有瑕疵,且这种瑕疵并非只是个性或情感层面那些无关痛痒的困顿,而是具有某种意义上的不可逆性。这意味着,全剧不再为了确立医生无所不能的形象而削弱角色的原生困境。何建一、江晓琪、刘慧敏三位主角,从急诊科主任之争带出各自的“硬伤”——何建一间接导致的同事意外身亡,刘慧敏有私生女的往事,江晓琪“不完整”的身世背景。就连医生群像中的其他形象,也都有辅助线索来周全,例如刘凯卷入的非法器官交易案件、海洋毕业论文抄袭的污点等。相比以往医疗剧中,至少在职业层面上医生的“高大全”形象来说,《急诊科医生》试图塑造的是一批更寻常的普通工作者,他们受到外部世界的深刻影响,也真正经历了人物的成长,并不会因为医院的场景特殊性而与现实生活脱离。当然,比较高级的一点在于,为了避免在价值观上形成不必要的争议,这些人物瑕疵多少采用了某种特殊性来加载,不至于由此陷入是非对错的伦理迷思。

  其次,专业性高于一般同类作品。站在“吃瓜群众”的立场上,如此判断或许很没有说服力,但也正是因为电视剧这样的大众文化产品定位,要求了其文本专业性的体现应当令普通观众能够易于接受。《急诊科医生》采取的处理方式不复杂,但多少能看到在剧本上下的工夫。一方面是案例样本丰富,另一方面是这些案例指涉了不同层次的社会议题。粗略统计了一番,《急诊科医生》单集涉及的病例少则三五个,多则八九个,叙事节奏的紧凑度已经超过一般同类型单元剧的体量。很多案例是“不常见”的,例如僵尸美容、短肠综合征、猫抓病等,也有一些是“病”以外的,例如臆想症、误吞灯泡等,这些特殊性的背后都观照着当代社会生活的某种认知误区或盲点,立意的显露上会显得更耐人寻味。

  而它的“现实主义”是在商榷医患问题的基础上又迈进了一步的,更多着眼于医疗观念和社会生存状况的互动。剧中有许多焦灼的产生并不全然指向医生的职业特点,而是作为“人”的情感博弈。在治疗方案的判断上,是要“钱”还是要“命”?在没有太多余地的急救场景中,人情和人事的关系怎样处理?在面对患者时,是把他当作“明天有未来”的人,还是仅仅视作一个病患如此而已?这些问题或许留给观众的遐想空间更丰富。至于“医生不是神”、“医学不是无所不能”、“正确认识医疗生态的矛盾”等医疗剧的常规主旨,就显得不值一提了——毕竟,若是一部中国医疗剧还带不出这些命题,又遑论行业叙事?

  当然,越往后看,《急诊科医生》给人带来的期待感不断受到削弱。起先的叙事专注度逐渐被多种都市伦理元素慢慢解构,观众需要分取不少注意力来理解何建一和江晓琪的爱情,来认同刘慧敏的家庭矛盾,来费神新药背后的权谋斗争。说不上对于全剧的推进是好是坏,但就个人的观感来说,这些表达多少影响了全剧的面貌。但无论如何,《急诊科医生》总能算是今年国剧市场里比较有诚意的一部了。◎何天平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