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钢环里起舞 火山小视频"杂技伉俪"惊险动作看哭张凯丽

2017-12-07 11:30 来源:千龙网 
2017-12-07 11:30:04来源:千龙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12月2日晚,央视三套《我要上春晚》的第五期节目中,由火山小视频选送的选手张磊X姚双欣夫妇第四个登场,他们要表演的节目叫《花好月圆》。这个听起来颇有浪漫色彩的节目,其实是一个惊险的高难度杂技。舞台上,张磊夫妇在直径近2米的钢环里面共同起舞,身体随着钢环在舞台上高速旋转,并在相互配合下展示出各种高难度动作。

  (图片来源于央视网)

  现场的效果非常震撼和唯美,高速旋转的钢环犹如一轮圆月,张磊夫妇似乎在与月共舞。音乐结束,钢环缓缓停止转动,两人在舞台上紧紧相拥,他们完美结束了当晚的表演。随之,现场观众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不过在表演之前,张磊夫妇对于今晚的节目能否顺利完成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在3个月前的一次排练中,丈夫张磊因为失误被离心力狠狠甩了出去,伤到了胸椎。

  任何美丽的绽放背后都是痛苦的。对于杂技演员来说,受伤是常有的事情,不过这次却格外严重。“当时在地上躺了一个小时,上身完全都动不了了,最后被救护车送去了医院。”医生初步检查之后,对妻子姚双欣说,你的爱人有可能会残废。就在那一刻,姚双欣感觉自己的天都要塌了,“他要是动不了了,怎么办啊?以后我可能要负担起这个家”。好在最后检查结果出来,有惊无险。

  当晚正式表演的时候,张磊的伤痛还并未痊愈,现场导演组出于安全的考虑,并没有让他们展示最高难度的动作。表演结束后的互动环节里,这对夫妻还是想要挑战一下自己的极限,表演自己的最高难度动作---钢环高速旋转的时候,两人互换位置。张磊当时就是在练这个动作时受的伤。现场的评委张凯丽却心疼得想要拦住他们,带着哭腔大喊“别逞强,求求你们别演了!”但他们还是坚持要演出了这套高难度动作,所有人的心又一次提到了嗓子眼。

  (节目视频截图)

  “成了!”现场评审朱军开心地起立高呼,为他二人鼓掌。

  河北沧州的这对“杂技伉俪”用他们高超的技术完全征服了现场的几位评审,从他们手中拿到了那张宝贵春晚直通卡,顺利进入决赛。他们离自己的春晚梦想又近了一步。

  1

  7岁那年,调皮好动的小张磊被父母送到了沧州杂技团。练杂技的童年并不快乐。“那个时候也不能回家,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练功,非常辛苦。”不过小孩眼中没有苦,只有酷。 “小时候觉得杂技里面动作都挺酷的,比如后空翻,觉得这个太厉害了,所以挺喜欢学的。”小张磊还听说表演杂技能出国演出,这也成了年幼时他内心对世界最初的憧憬,他觉得杂技能带他到远方,帮助他看到更大的世界。

  张磊14岁就实现了自己的最初的梦想。2003年,他第一次跟团去韩国演出。此后的10年时间里,他先后跟随团队去过德国、美国、日本、西班牙、土耳其、比利时等多个国家进行演出,有些国家一呆就是两年。

  四年前,张磊忽然感到自己陷入了瓶颈期。那是2013年,他的杂技节目《空竹》获得了中国国际吴桥杂技节铜狮奖,那年他24岁。在风华正茂年纪拿到如此重要的国际比赛奖项,最初的兴奋过后,张磊的心头涌起的却是一种复杂的焦虑。他担心自己已经站在抛物线的顶点,以后再难有所突破。于是,他第一次动了转行的念头。

  就像海上迷航的船需要灯塔的指引,在土耳其看到的“环舞”表演,就是张磊艺术之路的灯塔。他第一次看到 “环舞”表演的时候,被震撼到了,“怎么可以这么美”,张磊至今记得当时的心情,“个人的技巧和舞蹈元素融合得特别完美”,张磊说,转行的念头在那段环舞表演的几分钟时间里,消融掉了。

  2

  回国之后,他开始摸索环舞表演,开始进行基础的器械训练,与此后跟他长期相伴的大钢环培养“默契”。40斤的大钢环普通人拿着转一圈都很费事,张磊不仅要赤手空拳的让它极速旋转起来,还要四肢撑在环内,随之一起转动。一天8小时的摩擦,让张磊的这双手吃尽了苦头,水泡破了一个又一个,一层又一层的蜕皮。

  为了让整体的舞台节目效果更加炫酷,张磊还在原有的基础上加入了炫丽的灯光等元素,于是就有了《光之环》这个节目。《光之环》的演出效果非常成功,极速旋转的光圈配合演员的表演给观众带来了极强的视觉震撼力。他也凭借这个节目参加了《综艺盛典》、《黄金100秒》、《为你点赞》等多档综艺节目。

  “以往的环舞表演都是单人的,为什么不能来个’双人环舞’呢?”练习杂技近二十年,张磊一直在思考这门传统技艺的传承和创新。

  (张磊夫妇火山小视频截图)

  然而“双人环舞”的想法实现起来却比想象中困难。增加一位演员之后,整个表演的技术难度大大增加。“双人表演需要跟搭档之间有非常高的默契和相互信任,当两个人在圈内变换动作的时候,出一点错,人就会被甩出去,或者说圈就直接会倒掉。”

  最合适的搭档人选无疑是同为杂技演员的妻子姚双欣。张磊跟姚双欣同是沧州杂技团演员,8岁相识,算得上是 “青梅竹马”。

  但此前,姚双欣主攻的项目是蹬伞、蹬缸,练得都是腿上功夫。而“环舞”对于演员的体力、上肢力量要求更高,而女孩子的力量本来就相对弱。但妻子非常支持张磊创新杂技的想法,请张磊担当自己的教练,开始进行技术和力量方面的训练。“她练这个的确很辛苦,付出的也比我要多很多。”张磊说。好在由于训练方法科学,姚双欣没有受过大伤。

  “双人环舞”这种表演形式,在国内具有开创意义。这同时也意味着没有人能给他们提供指导,一切只能摸着石头过河。探索的过程中,受伤成为家常便饭,“一天被甩出去十几次很正常”。有一次张磊在被甩出去的时候,40多斤重的大钢环直接碾压过他的手指,手指头完全都爆开了,里面的脂肪都清晰可见。

  经过两人近三年时间的道具训练和默契磨合,《双人环舞》终于在《我要上春晚》上第一次电视亮相,并且成功得到了观众和评审的认可。“除了技巧,是因为你们的爱让这件事儿成功了。”,张凯丽完全被这对夫妻之间的信任和默契感动了。

  (节目视频截图)

  《双人环舞》的成功让张磊完成了对自我的突破,他非常感谢妻子姚双欣的支持和理解。过去很多年里,张磊一直辗转于国外多个国家进行巡演,彼此之间可谓是聚少离多。但是妻子姚可欣从未有过一句埋怨。同样身为杂技演员,她对于张磊也有更多的理解和包容。对于丈夫的杂技创新事业,她也给予了全力的支持。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相信他。”

  平时训练或演出的间隙,他们会将自己的一些排练和表演的片段通过火山小视频(ID:307196861)录制并发布出来,很多火山网友给他们点赞留言,直夸夫妇二人“太厉害”,为他们加油打call。张磊也会和妻子一起回看小视频研究还有哪些动作还不够完美,可以改进。张磊说,练杂技时间长了,尤其是伤病越来越多,难免感到倦怠。每当觉得很累得时候,看到一些火山灿友对他们的夸赞和鼓励,就会觉得自己的辛苦和付出是有意义的。

  3

  杂技可能是所有艺术门类中,训练最艰苦的一种。凤凰视频曾经推出过一部关于杂技演员的纪录片《花朵》,它的英文名“blossom with tears(含泪绽放)”非常准确地诠释了这门技艺的艰难。但同时,杂技又是颇受争议的一门艺术。社会上常常有一些“声音”时让张磊心里很不是滋味。“有人就觉着杂技不是高雅的东西,是街头卖艺耍猴的;有的人就会觉得说我们是在挑战身体的极限,太残忍了,为什么一定要去看这么残忍的一种美呢?”

  仔细思考之后,张磊认为这其实不是杂技的问题,而是传统中国杂技的问题。过去,中国杂技表演过于注重技术上的高难度,而忽视了对艺术美感的追求。为了改变一些人的刻板印象,像张磊这样的杂技演员正在为中国传统杂技的改良和创新不断努力着。在国外演出那段时间,他见识了很多国外杂技团的精彩表演,也跟很多优秀的国外杂技演员进行过切磋。“我们现在也开始在融合,把舞蹈、灯光等表演形式都把编排进行,让中国杂技更好发展。”

  随着孩子的出生,张磊也已经把演出的重心放到了国内。张磊夫妇平常去排练厅练习的时候,他们不到4周岁的儿子“转转”也会在旁边玩儿,偶尔还会翻个前滚翻,抖抖空竹。“我们也有想过让他做杂技,不过最后还是要看孩子。”

  杂技演员是一个很挑“年龄”的职业。对于一个专业的男杂技演员来说,18岁到28岁是演出的黄金时间,因为身体素质和表演技术都很成熟了。迈入而立之年的张磊已经过了这个年纪,但他自己并不想就此放弃杂技表演这项事业,“我能做多久算多久”,他说 。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