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陌生人说话》陈晓楠对话文晏:不做麻木的旁观者

2017-12-07 15:30 来源:中国网 
2017-12-07 15:30:47来源:中国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12月2日,在腾讯新闻出品的《和陌生人说话》线下观影沙龙上,《嘉年华》导演文晏被邀请与主持人陈晓楠展开了一场关于“旁观者,就是我们自己”的对谈。我有幸以自媒体的身份受邀参加,与主持人陈晓楠和导演文晏一起走进了电影中无数个“陌生人”的内心。

《和陌生人说话》陈晓楠对话文晏:不做麻木的旁观者

  别再做麻木的旁观者

  《嘉年华》这部电影的故事情节并不复杂:一个中国海滨城市,12岁的小学生小文和小新被当地商会会长性侵了,随后开始讲述与被性侵者相关的所有的人,以及这些人在生活中看起来正常的事情......

  电影当中并没有出现大恶人的脸,也没有出现拯救受害者的超人,只有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情,在影片的叙述中不断的发酵。

《和陌生人说话》陈晓楠对话文晏:不做麻木的旁观者

  正如陈晓楠提到的感受:“我觉得它特别让我意外,可是这种意外又是由特别多的正常构成的。电影真正(谈性侵)只有十几分钟,接下来的(事情)都不是大善大恶的,是一个拼图,在不断地发酵。”

  文晏很赞同,“我想真实地表现这些人物和社会,因为我觉得半麻木的状态是今天社会的状态。大家真的是好麻木,生活中很多东西我自己会特别受触动,我会惊讶于周围人对它是没有触动的,我就想把这样的一种状态真实地表现出来。”

《和陌生人说话》陈晓楠对话文晏:不做麻木的旁观者

  她还说,“我不会觉得超人给我力量,反而看到这些真实的人在那样的境遇下,性格中还有一点不服输的东西,有一点点的挣扎,一点点的努力,这个反而给我力量,我也希望电影是给观众这样的一种感受。”

  电影里都是我们熟悉的陌生人:拍下案发经过并未挺身而出的目击者、不屈不挠的律师、责任缺位的父母、漠然的老师、砸钱收买权贵的商人......他们平凡、“看起来很正常”,却造就了难以挽回的伤害和对受害者深深地内心创伤。

《和陌生人说话》陈晓楠对话文晏:不做麻木的旁观者

《和陌生人说话》陈晓楠对话文晏:不做麻木的旁观者

  仔细想想不难发现,现实中出现此类事件时,周围的人,也就是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态度其实与电影里的“陌生人”极其相似,甚至是一模一样。

  我们看到这样的报道会像这个社会带着光环的正义使者一样义愤填膺,但这种情绪很快就会随着下一条新闻的出现而消失殆尽,并慢慢对这些“司空见惯”的事变的冷漠和麻木。

《和陌生人说话》陈晓楠对话文晏:不做麻木的旁观者

  电影里有句话“这个世界最糟糕的地方,就在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明哲保身也好,妥协求全也好,我们总能为自己找到非常充分的理由来心理安慰,而这恰恰是我们值得反思的。

  不要总是去等着什么大事情、大灾难来临再去做一些事情,也许你日常生活中带着善意的一举一动,比如对路边哭泣的小孩多一句问候,比如对惊慌失措的路人多一句关心,都会对身边的人和事起到善意的推动。不做麻木的旁观者,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去做的事情。

  去做有思考的陌生人

  我关注电影《嘉年华》有一段时间了,文晏导演最近也接受了很多媒体的采访,而陈晓楠与其他媒体的采访是有不同的。

  通过电影本身、媒体、市场、受众的角度,去进行采访已是影视行业几乎墨守成规的方式了,关注电影市场、关注电影创作、关注电影所获得的殊荣,围绕着导演的创作初衷、电影的内容、拍摄的过程、后期的宣发等等都是需要去采访,也是有必要去采访的内容,我并不反对这种方式的采访,只是认为《和陌生人说话》节目采访的角度和方式更加的温情,会给观众更多的温暖。

  采访的问题并没有过多的围绕着电影去设置,而是通过一个“陌生人”、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进行切入,对情感、人性、社会现状进行交流和探讨。而《嘉年华》更像是一个载体或者说一个引子,引发大家对社会现象的思考、剖析、探讨和担忧。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