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与主播 惠子的白天与黑夜

2018-01-12 16:09 来源:环球网 
2018-01-12 16:09:14来源:环球网作者:责任编辑:李超

  白天和夜晚时的惠子判若两人。

  作为一名护士,她是护理部办公室中的普通一员,最闪耀的时候莫过于医院的文艺汇演。但夜幕降临,回到房间,拉上窗帘,她就是陌陌平台上拥有227万粉丝的舞蹈主播。

  三亚的海滩,惠子终于有机会来到这里,这是她在忙碌的2017年中唯一一次出门旅行。

  穿着装饰有巨大白色蝴蝶结的黑色泳衣,惠子踩着浪花,在《失恋阵线联盟》的伴奏下热舞了一曲。不远处,船上的渔夫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一幕。但惠子并不在乎,她需要用一段精彩的表演,在2017年的最后一天回馈粉丝。

  “感谢宝宝们一年以来的支持与陪伴!感谢南瓜哥在跨年之际送来的’520’。2017年是惠子人生中最难忘、最感动的一年,是你们每一天的陪伴和每一次的支持,才有了今天的惠子,谢谢你们,”新年00:25,惠子在陌陌上写道。

  毕竟是他们,让22岁的惠子从一名护士,成为陌陌的35级主播。也是他们,让惠子的舞蹈才华得以展现,当然,她的身价也一飞冲天。

  2016年9月19日,这是惠子的起点。因为曾在医院的晚会上表演过舞蹈,惠子在同事的鼓动下注册了陌陌。“我当时想,什么鬼,我过去能干吗?”但惠子还是第一次尝试了直播,她渴望在众人面前跳舞,她喜欢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从惠子初中时开始出现。带着奶奶希望她成为一名护士的简单心愿,惠子平凡地长大。

  但和大多数90后女孩一样,惠子的青春里有韩流,有少女时代。初中时,她第一次看见了少女时代《JEE》的舞蹈,开始幻想成为像偶像郑秀妍那样的爱豆。于是,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舞蹈训练的惠子就跟着舞蹈视频自学、瞎跳。

  大学时,担任文艺委员的惠子第一次登台。她和几个同学的群舞入选了校园元旦晚会。尽管台下观众只有几百人,但被认可的滋味让她感到开心。

  “毕业当护士,然后以后过几年结婚,没有什么规划,”惠子大学毕业,照着从小的规划进入社会。

  开通直播,只是惠子安静生活中的好奇心。“我很想看一下她们都在跳什么,当时我进去的时候有点惊呆,因为他们在跳民族舞,”惠子的韩舞是一股清流。

  从第一次直播的3个观众,到500多人,惠子只用了3天,她用恐怖来形容自己受到的关注度。

  不得不说,跳舞确实是惠子的利器。“没有舞蹈这个才艺,我首先不会开播,”惠子坦言。

  作为主播,聊天说话是惠子的软肋,“我聊天不行,我这个人就很尬,特别尬。我到现在都很尬。”的确,在接受采访时,惠子的回答总是比采访者的提问还要短,每一次都能把天聊死。

  哪怕下了直播感谢粉丝,惠子的回复也永远只是那句“谢谢您的支持和鼓励。”

  好在有跳舞。在直播的近500多个日子里,每次长达2个小时的直播,惠子总是不停地跳,偶尔的停顿也只是喘几口气。

  聊天时半天吐不出几个字,但一旦开始跳舞,惠子就活力四射。

  “我不停地跳舞,就会有很多人进来看。因为当时所有的舞蹈主播中,好像只有我一个人是在不停地跳,其他人是聊天会比较多一点,”惠子的扬长避短,不经意间让她在众多的聊天主播中脱颖而出。

  升到八级之后,惠子得到了陌陌首页的推荐机会,“当时一下子有很多人都进来跟我说话的时候,我当时很兴奋、很激动、很紧张。”

  但这种兴奋和激动并没有改变惠子的生活。毕竟,她本身就是一个爱宅、不爱社交的女孩,平时一回到家就闷头戴上耳机在自己房间跳舞。

  对她来说,最大的变化就是在医院的文艺演出机会增加了。她甚至不肯承认自己就是惠子。

  “有人是来看病,然后他说你是惠子吗?我说我不是,他说这视频就是你呀,我说我真不是,就是不太承认,”惠子不希望自己的主播身份影响在医院的工作。

  但工作之余,惠子确确实实地把几乎所有时间都给了舞蹈和直播,“现在基本上就是一下班回到家练舞、直播,然后星期六、星期天也是练舞、直播。没有时间去逛超市,有任何东西都会在网上买。基本上很少出去玩,身边的朋友的话也聚得很少很少。”

护士与主播 惠子的白天与黑夜

图为惠子在MOMO直播17惊喜夜上(左三)

  每天,她需要花上一个小时去梳妆打扮,然后花上两个小时直播,甚至在例假身体不舒服时,也不曾中断过直播。

  开播时,她从没想过自己能到现在的35级,“回想起来这简直是一个梦,就是能走到现在,就是一个梦,”惠子说。

  她珍惜这个梦,尤其是她的粉丝,“没有他们我什么都不是,都是他们,都多亏了这群粉丝宝宝我才有今天。”

  惠子并不清楚自己的粉丝都是谁,来自哪里,从事什么职业,她只觉得这些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非常可爱,让人温暖。”

  去年四月的全明星赛让她感受到了粉丝的力量。那是陌陌唯一一次不需要比拼主播星光值、而是比视频转发量的比赛。惠子更喜欢这样的竞争,“好不容易有一次不比星光了,不比钱了,我要好好的努力去做这件事情。”

  相比星光值,她更在乎观看人数,粉丝少了会让她难受,想哭。

  为期半个月的比赛中,惠子每天需要不断发布舞蹈视频,以此提升自己的点赞和转发量。最终,她拿到了第三名,“也没有什么,就是一个荣誉奖杯,一份荣誉,一份肯定。”

  直播让惠子有了更多勇气,甚至挑战在广场跳舞,这对羞涩的她来说并不容易。半年前,她第一次在户外直播,地点是西安汉神广场。

  “只要我一开播,我觉得他们来看我,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我就要鼓起勇气去做,”因为怕大家会看久了在房间直播缺乏新鲜感,惠子想给大家带点不一样的感觉。

  在惠子的直播间里,最高记录的星光值是2000多万,按照陌陌的平台分成规则,惠子大约能得到8万元左右的奖励。一般情况下,惠子也能在每次直播获得4、5万元的收入。

  但惠子把这些收入都交给父母管理,甚至也没有为自己买一些奢侈品。

  她也从没想过离开父母,离开西安,去更广阔的一线城市闯荡,她直言“很恋家,在外面有点怕。”

  现状对惠子来说是似乎是最合适的,她并不想把直播作为自己的全职工作,因为那种压力会让她大到崩溃。她喜欢简单的方式,所以她也没有考虑过加入主播工会。

  但惠子也从没有想过停止直播,她的口头禅是“越努力越幸运”,这是一位粉丝在惠子直播时说的,惠子很喜欢这句简单浅显的话。

  她知道,直播是碗青春饭,“把自己最美好的年纪,最美好的青春带给他们,也挺值得的。”

  哪怕不去直播,惠子还是会继续跳下去,哪怕做一个白天上班、晚上跳广场舞的护士。            

[责任编辑:李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