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频道> 资讯> 正文

用浅白的童话指向西方社会的严肃困境

2018-04-12 10:13 来源:文汇报 
2018-04-12 10:13:20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电影《头号玩家》在现实和虚拟世界的对应讨论中过于简单,又过于天真了。叙事的严肃性被杂耍解构了,现实和虚拟完全没有了分离,这是一场彻底的“游戏”。

用浅白的童话指向西方社会的严肃困境

  看完斯皮尔伯格的新片《头号玩家》我的感受居然是有点失望,大概是进场之前被一些舆论蛊惑了,观影过程中

也因为看到我的一些随意的思考在影片中有所呈现而兴奋,但是最终,这部电影在“游戏化”的尝试中成了一部“儿戏”之作。

  在电影《头号玩家》里,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的逻辑都是游戏化的,这个庞大的游戏最终成为一碗心灵鸡汤。

  在给学生讲涉及科幻类型的“剧本写作”时,我认为写作的基本要求是“在科幻的维度上进行构思”,比如,“如果要讨论的是用基因的方式帮人脱罪,那么对等的,至少要思考用基因的方法惩罚犯罪的方法是什么?”科幻实质要处理的,是特定科技水准环境下的伦理和欲望的问题,这也意味着,科幻的戏剧情境是让创作者为现实中的某些状况找到更为犀利的表述。针对学生的习作,我在课堂上提了一个戏剧假设:“一个了不起的企业家制造了一个体系,这个体系能够让进入者成为他,他以此得到永生,但这个故事可以进一步反转,企业家的根本愿望是让那些‘成为他’的年轻人最终超越他。”

用浅白的童话指向西方社会的严肃困境

  所以观看电影《头号玩家》时候,我一度是兴奋的,影片叙事的基本框架和逻辑部分地实现了我对一部优秀科幻电影的期待,但可惜的是,叙事的严肃性被杂耍解构了。在《头号玩家》里,现实和虚拟两个世界的逻辑都是游戏化的,这个庞大的游戏本身最终成为一个极为简化的心灵鸡汤般的劝慰——正义的孩子们夺取了对游戏公司的控制权,告慰游戏玩家“现实才是真实的”,所以每周断网两天。

  “周休两日”显然是个息事宁人的安抚策略,按照电影在开篇所呈现的社会情况,玩游戏几乎等同于出卖劳动力,那么结尾对应的周休时青年男女约会的亲吻场面,应该算是让劳动力繁衍的平衡措施。当然,这样的诠释也许显得简单粗暴,但是这部电影恰恰在现实和虚拟世界的对应讨论中过于简单,又过于天真了。

  如果人类选择生活在虚拟世界中,虚拟世界不可避免地会将人类精神史带入其中,在虚拟世界中再次出现枷锁与自由的困境。影片中,关于女主角的胎记,她一度因为脸上的胎记深陷于自我贬低的痛苦,在男主角的意识中这只是个“不成问题的问题”,但是当观众见证他们的亲吻时,镜头角度和灯光营造很有策略地让“不好看的胎记”这个事实被虚化了。隔着爱的滤镜,现实和真实之间的等号摇摇欲坠。无论如何,只有“亲吻”这个行为被强化了,“吻”的外延和内涵都成了被继承的精神遗产,这是爱的教育。

  斯皮尔伯格这番简单化的、古典风格的情感讨论消解了故事真正的未来性,《头号玩家》其实不是对科幻未来的讨论,它是倒退的,或者措辞委婉些,它是念旧的,它借助酷炫的视听完成一个关于早期资本积累的通俗叙事。

  用无比“宏大”的场景构建了一个低幼童话,这种不对称感造成了观影的失落。

用浅白的童话指向西方社会的严肃困境

  这也就使得《头号玩家》提出的关于自我、关于欲望的问题并不能指向当下和未来。作为对比,《饥饿游戏》电影三部曲的设定更符合西方国家的后现代青春困境——“我”陷入了虚拟爱情和现实爱情的强烈冲突中。而在《头号玩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