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文娱频道> 演出> 正文

雪域天路,热土芳华|舞剧《雪域天路》

2018-04-20 14:52 来源:光明网 
2018-04-20 14:52:53来源:光明网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圣湖、天空、喇嘛庙;野狼、牦牛、藏羚羊。

  赫赫我祖,来自昆仑,绵延5000多年的浩瀚历史,这片土地我们一直在探源,我们一直在求索,那里庄严神圣,浪漫绚丽;那里是“世界第三极”,是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青藏高原就这样蔚然耸立,不磷不缁,难以触及;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寒风凛冽,雄鹰盘旋,可望又不可即。

  可谁又曾想到汽笛声真的能越过高原?一条东方的哈达就这样傲然镌刻在地球之巅、1956公里的登天之路就这样激荡在江河之源?

  我们称青藏铁路是雪域天路。

  雪域之内,万物有灵;天路绵长,我们亦向万物馈赠。从格尔木到拉萨,从1956年的勘测到世纪伊始的兴建施工、如今的全面运营,雪域关山阻碍,又终成热土一方,那里绽放着世界上最美的花,几代青藏铁路人的青春吐芳华。

雪域天路,热土芳华|舞剧《雪域天路》

雪域天路,热土芳华|舞剧《雪域天路》

  一

  这里是用来朝圣的。

  那一年,年轻的我背着几十公斤的观测仪器,带着年轻的共和国给我的嘱托,怀着朝圣者的虔诚,踏上征途。

  越是艰险卓绝,生命的意义似乎就愈发凸显。入藏勘测,绝美的荒原望不到边,可与天斗,与地斗,虽是匹夫,亦有匹夫之勇,其乐无穷。何必管那山有多高耸,何必管那风有多澎湃,少年舒朗,我用脚步丈量,用心灵感受。

  那天,夜幕降临,高原在咆哮,湖海在发抖,徒步行走去观测点,两腿沉重像灌了铅,心慌胸闷到极致,我竟倒在这天地之间......幸好,幸好遇见了高原上的她,若清风如雪莲;幸好还能醒来,睁开双眼,在不相识的瞬间,可以彼此凝望。她救了我,我又在她的笑容中沦陷。古时在此处,松赞干布迎娶了文成公主,我两手空空,却荣幸之至有了我的高原卓玛。

  雪域高原,她的笑容,陪伴着我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

  一个点一个点地读取、记录数据,一次一次地往返、实地考察,我不怕冬天皑皑的白雪反射的强烈阳光,刺得眼睛针扎似的疼;我不怕夏日时而风雨交加、时而电闪雷鸣、时而冰雹阵阵,还有“滚地雷”的连番轰炸。只怕时不我待,只怕勘测任务不能及时完成上报,只怕错过每一个艰险却重要的关隘。

  还好,终有回响。

  看!那传说中的风火山曾烧得大圣落荒而逃,如今红褐色的荒漠戈壁,却敌不过我们对祖国、对科学火焰般的赤诚,为了将冻结在青藏高原的共和国梦想重新托起,闪亮地展现在雪域高原,我又何曾惧过粉身碎骨,肝胆人间.......

雪域天路,热土芳华|舞剧《雪域天路》

雪域天路,热土芳华|舞剧《雪域天路》

  二

  说实话,我不懂他。

  我不懂他,不懂他怎能把纷繁冗杂的观测数据绘制成网,连做高原上的星辰;我不懂他,不懂他岁月流逝,怎能舍得一心驻外,让母亲苦苦守候,青丝白雪,让我在缺少他的童年中长大;我不懂他,不懂他怎能忍得住寂寞,将青春投身于此,并毅然坚守终生;我不懂他,不懂他在危急时刻,怎能为了留下那些数字而选择无畏牺牲.......

  而我,我又该走向何处?我的青春该怎样走过?刚刚好的年纪,执念比遗憾要多。

  可当精神在这无边的雪原中摸索,风从四面八方向我絮语,星星奏起了音乐,山脉向我微笑,一切都有声音,一切又都得到解脱,父亲,这是你给我的回答吗?

  新世纪的号角再一次吹响,青藏铁路正式开工。我收拾起行囊,去修建天路,这是你几十年的心心念念,也将会是我对你的缅怀、对祖国的誓言,我愿用青春换这铁龙入藏,换这山河广阔、幅员浩荡。

  修路难,真的难。九百多公里的冻土要凿穿,即要竭尽全力也要极尽细微,不能损坏任何一片清澈、一缕湛蓝。干巴巴的风窜进脖颈、袖筒,没一点水分,冷得牙打颤,铁轨冰冷,但铁骨铮铮,路难修,那就一步一步修。

  还好,我终于找到自己,也终于懂了他。

雪域天路,热土芳华|舞剧《雪域天路》

雪域天路,热土芳华|舞剧《雪域天路》

  三

  海拔5068米唐古拉山车站,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铁路车站;海拔4905米的风火山隧道,是世界海拔最高的冻土隧道;全长1686米的昆仑山隧道,是世界最长的高原冻土隧道;海拔4704米的安多铺架基地,是世界海拔最高的铺架基地.......

  一串串数字宏大又具体,于我而言不仅仅意味着世界奇迹,更是潜藏着满满的回忆,枝繁叶茂,铺满整条天路。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这里修筑过爷爷的梦,这里滴过父亲的汗,这里是奶奶的故乡,这里也孕育了我,滋养着我。

  古希腊柏拉图说,火焰往上蹿,是因为它想靠近天空,那是它天然的故乡;石头往下落,是因为它想奋力接近大地,那是它的归属。我从车窗外遥望,平行于目光的是白雪皑皑的山峦,河山此处照我,我也在其万年流淌当中的一刻。

  不负芳华,我在路上。我的青春不想留下遗憾,驻守在青藏铁路,便是我所心怀的远方。

  不气馁、有召唤、爱自由,渺小如芥子,也会因对信仰的追逐、对祖国的奉献发出闪烁光芒。

  雪域天路,我的故事,现在才开始讲。

雪域天路,热土芳华|舞剧《雪域天路》

  再回首祖孙三代铁路人,他们的芳华没有朱唇皓齿咬破的西红柿,没有低鸣的大提琴和泳池旁的嬉戏,有的只是简单的信仰,炽热又珍贵,不断朝着天空的方向追逐。

  你看,世上有朵美丽的花,开在雪域天路,那是他们的青春在吐芳华。

雪域天路,热土芳华|舞剧《雪域天路》

  时光荏苒,潮起潮落。雪域遥远,曾经的少年也已永远留在了那儿,也许我们无法立马乘上那列飞驰的铁龙,徜徉天地间,体验梦归处。不过我们能用眼睛看、用耳朵听、用心灵去感受,5月的春天,在二七剧场重装开启的舞台上,那些跳跃的脚步、翩翩的身影,将向我们倾诉那些平静与汹涌、热血与追逐,由中国铁路文工团全力打造的大型原创舞剧《雪域天路》即将上演,为我们展现一幅既华美又朴实的青藏铁路人精神肖像。

  欢迎你来,让我们一起感受铁路人的诚挚信仰;期待你来,让我们一起去纪念那些最动人的芳华、前往最迷人的远方。图片摄影/朱敬江

  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扶持项目

  大型原创民族舞剧《雪域天路》

  出品/演出单位

  中国铁路文工团

  演出时间:

  2018年5月1/2/4/5日晚19:30

  演出地点:

  北京 ·二七剧场

  (北京市西城区二七剧场路15号)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