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文娱频道> 资讯> 正文

综艺节目效果全靠“剪刀手”?

2018-05-16 10:59 来源:北京日报 
2018-05-16 10:59:37来源:北京日报作者:责任编辑:张晓荣

  王俊凯(右)在《高能少年团2》第一期中体验消防兵生活。

  上周六晚,备受期待的《高能少年团》第二季在浙江卫视开播。然而隔天上午,参加节目的嘉宾王俊凯便通过工作室微博发表声明,指出《高能少年团》节目有无法提前确认宣发物料、不当剪辑、不规范等问题,要求节目组公开道歉。4月29日16时左右,节目组发表道歉声明,表示“剪辑人员处理视频素材时未进行求证,审核人员不够严谨,会将宣发内容和视频做更正处理。”

  事实上,从去年的《演员的诞生》到今年的《这!就是街舞》,再到此次的《高能少年团》,综艺节目的“剪刀手”不断成为众矢之的。原本应该客观、中性的后期剪辑,从一门“讲故事艺术”变成了“乱讲故事艺术”,屡屡因“惹祸”而在许多人心中成为贬义词。

  受伤的总是明星嘉宾吗?

  明星因为综艺节目的剪辑问题而开怼节目,最近半年可谓高频率出现。

  在上周的《高能少年团2》第一期节目中,王俊凯等五位少年参加消防队训练,王俊凯本是去帮助其他队员,却被节目组剪辑成了丢下水枪。实际上水枪并非王俊凯放在地上,而是被恶意剪辑呈现出的效果。去年底,《演员的诞生》最大的争议来自袁立被剪辑成“神经病”,愤怒的袁立也因此在当期节目播出后,发微博曝光自己被节目组“内定”淘汰。而今年灿星制作的街舞综艺《这!就是街舞》在优酷开播至今,史无前例地“齐集了四位明星导师吐槽节目剪辑”的情况。

  录制节目现场的情况和最终被剪辑出来的成片,可能大相径庭。大千影业后期总监赵林林说,大部分时候,艺人开撕节目组,是觉得节目组为了呈现效果,导致自己期待的形象大打折扣。对于嘉宾和节目组的矛盾,赵林林透露,有时候录制节目时艺人是不愿意按导演组的安排来执行的,所以就只能通过剪辑来实现了,“观念上的不和以及后期技术手段的操作显然激化了这一矛盾,但也说明了后期剪辑其实是导演组意图的体现。”

  涉及剪辑风波的节目播出后,艺人“维权”往往需要经历一个过程:艺人的表现让网友群起攻之,艺人发声指出“剪辑之祸”,网友调转矛头,节目组道歉。一来一回之间,节目的关注度往往呈现几何式上涨。媒体人肖晓认为,说到底还是流量惹的祸,是内容产品扎堆儿出现、各节目组和营销方用尽浑身解数抢夺市场、舆论,从而进一步抢夺流量的必然结果。

  剪辑师应该被“寄刀片”?

  竞技性质的节目正在成为剪辑事故频发的重灾区,《演员的诞生》和《这!就是街舞》都以强竞技性著称。在优胜劣汰的抉择中,每个人的表现都会被放大,这就要求镜头拼接必须符合逻辑,至少符合人之常情。但从目前情况看,很多综艺节目的剪辑显然没有做到这一点。

  在某种程度上,当下综艺节目的剧情化是“剪辑之祸“的根源,也为艺人之间的番位之争、粉丝之间的偶像镜头之争埋下了伏笔。赵林林直言:“什么是剧情,就是要有男一号、女一号、男二号、女二号,要有反派,这样才有看头。那么问题来了,在电视剧里演绎一个坏人,没什么问题,但真人秀是什么?就是我本人就是这个样子,那谁愿意演坏人?”纵观凭借综艺加分的明星,《演员的诞生》中的章子怡、《中国有嘻哈》里的吴亦凡、《奔跑吧》中的杨颖(Angelababy),共同的特点都是节目绝对的流量和咖位担当,是节目当之无愧的男一号和女一号。

  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用来形容剪辑的效果尤为贴切。一位观众的观点很有代表性:希望剪辑师多为你剪辑的人考虑一点,作为观众,咱们也尽量看到剪辑背后的另一面。不过,在制片人大楠看来,诸多争议背后,站在艺人和节目组各自的角度上,其实是各说各有理的“难缠事件”。他坦言,从这个角度来说,频频被观众吐槽要“寄刀片”的剪辑师挺冤,“剪辑师自由发挥的空间其实很小,按照节目组意图执行,却成了最终的‘背锅侠’。”

  好的剪辑应该是怎样的?

  业内的共识是,好的综艺剪辑必然追求平衡。用肖晓的话说,归根结底在于剪辑如何把握好各方接受的临界点——观众看重娱乐性,粉丝侧重自家偶像,艺人关注自身形象,节目组关注呈现效果,多方之间的矛盾一触即发。

  去年夏天的网络综艺《中国有嘻哈》能走红,节目独特的“剧情式剪辑”加分不少。其实,《中国有嘻哈》也通过剪辑放大了选手间的冲突,比如地下嘻哈歌手与偶像歌手之间的矛盾,人气选手之间的对立,都成了节目的“燃”点。对于放大冲突点,高级剪辑师、星驰传媒后期项目负责人王继磊表示,做“点”的原则就一定要顺其自然,不能乱做,“点”出来就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不能太生硬,“现在很多剪辑师会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了做‘点’而做‘点’,其实一定要抓大放小,否则节目的重点会被弱化。”

  优秀的剪辑,必然和剧情综艺人物设定上的起承转合一脉相承。赵林林说:“真人秀是按照剧逻辑来的,人物有自己的成长线。”慢综艺《向往的生活》的剪辑被业内奉为成功案例。第一季中被网友戏称为“四肢健全的残疾”嘉宾陈赫一开始录制时,寻找各种借口不干活,但最终被改变,加入劳动队伍。最近开播的《向往的生活2》中,徐峥亦是如此,从“拒绝三连拍”到后来的“花样体验秀”,以及节目中何炅为光头的徐峥洗头的情景,都让观众在欢乐中感悟到日常生活带来的感动。

  不管是棚内综艺还是户外综艺,都会有煽情片段。王继磊的经验是,煽情不是简单把感人的音乐铺上,而是在适当时候给观众留下“气口”,让观众有一个反应和回味的时间,带着观众的情绪走。比如,他操刀剪辑的《我们十七岁》,每个节目参与者给十七岁的自己写一封信,然后读给所有人。郭富城读信片段,加了很多回忆画面,而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把郭富城读信的过程人为地给“拉长”了,每句话之间都留了“气口”。记者徐颢哲

[责任编辑:张晓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