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文娱频道> 资讯> 正文

电竞国手劝外甥“好好读书”:残酷电竞 残酷电竞人

2018-08-13 09: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8-13 09:06:10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杨帆

  8月11日晚,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内刺痛耳膜的口哨声与欢呼声中,QGhappy以4∶2战胜eStarPro成为王者荣耀冠军杯国际邀请赛总决赛冠军。比赛中创造“五杀”纪录飙上社交媒体热搜榜的成员夏圣钦(Hurt),在舞台中央的追光下大喊了一声:“努力比天赋更重要。”而厚厚的镜片已经挡不住成员刘文彬(Snow)的泪水,为在这支实力强劲的队伍中生存下去,很多年没回家的他哽咽道:“我想告诉爸爸妈妈,我打职业已经能上场、能拿冠军了,谢谢你们曾经支持我。”

  作为QGhappy的核心成员,王添龙(Alan)只能在一旁看着队友庆祝冠军时刻——大概1个月前,他被征召进雅加达亚运会王者荣耀国际版(AoV)表演赛中国团队,成了“电竞进亚运会”的亲历者。“国家队成员”是这个江西男孩从未想过的身份,只是,因为最终参赛项目的差别,这个选择的背后也暗藏着“失业”的风险,“我们每天训练的都是AoV,游戏逻辑有些差别,回来后对《王者荣耀》的最新版本已经不够熟悉,到时候上不了场、甚至被替代都是可能的。”

  19岁的王添龙时刻把“残酷”挂在嘴边,“电竞是比较残酷的,更新换代特别快,自己不仅要不断变强、思考,私下结束训练之后还要去想,还要跟教练、队员交换彼此的想法,如果性格特别内向,不愿意交流,操作再强也成不了一个顶尖的选手。”他很担心一些选手变成“老油条”,不上进、安于现状的样子会让外界忽视这个火爆领域残酷的一面,“大多数人都把职业电竞和打电子游戏混为一谈,但真正的区别在于责任和自律,在职业道德、职业态度、职业素养三个方面达标,你才有机会登上职业的舞台。”

  责任与自律,这本是“网瘾少年”最缺失的两个特质。

  进入“国家队”后,担任主教练的李托(奶茶)感受到空前的纪律约束。以往国内电竞比赛的赛场上,选手训练和比赛时手边总能找到各种零食,但由于亚运会对兴奋剂的零容忍,所有选手在饮食上便有了极高的禁忌,且因没人为他们明确“禁食”的清单,所以猪肉、牛肉、羊肉、红牛、咖啡、巧克力......统统被拉进黑名单,“三天两头吃快餐。”为了适应亚运会早上的赛程,习惯了夜间训练的选手们只能调整作息,“原来中午起床,现在早上9点起床,一睁开眼睛就是训练,结束都是半夜。”此外,像其他运动项目一样,在“国家队”的日子里,选手自己的手机训练期间并不能使用,每天接近16个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刷个抖音都不可能。”

  “每天有很多人在督促我们,我们也被一种莫名其妙的力量推着往前走。”李托透露,由于队员来自KPL不同的俱乐部,刚开始组队时,大家连续输了20多场,“输到怀疑人生”,他和队员都陷入“打不下去”的迷茫,“但再难我们也得挺过来,原来在俱乐部还可能有人随便放弃,不高兴就’送人头’,可在这里每个人都有很大的责任感,这是代表国家出战。”

  正因明白其中的辛苦,李托才不愿成为外甥的“榜样”。

  当他被征召参加亚运会时,全家都感到惊讶,姐姐还称他是“一个奇迹”,但对于想效仿他从事电竞的外甥,他却给出了“好好读书”的建议,“很多人对电竞有误解,其实游戏有消遣娱乐的也有竞技对抗的,大家容易把消遣娱乐也代入‘电竞’,这真的是两码事儿。”李托解释,在竞技类游戏里,必须有一颗不服输、要爬到顶峰的心,作好吃苦的准备,才是能与职业电竞沾边的前提,“消遣娱乐,其实完全不属于这个圈子。”更关键的是,电竞仍处于在积极争取主流大众认可的阶段,身在其中的人,所承受的压力很难为外人道,“大部分在电竞这条路上走的人都是缺乏自信的,生活中别人问你做什么工作的时候,你回答打电竞的,他会问你电竞是什么,你只能回答打游戏的他才懂。”但“打游戏”3个字又自带灰暗色调,即便在电竞已经受到巨大关注的今天,李托仍能感受到“不能昂头挺胸说自己是打电竞的”这份尴尬。因此,亚运会的准入,“或许能让电竞获得更多认知与认可吧。”

  “这应当是电竞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出现的结果。”唐先生带着9岁的儿子在观众席上为QGhappy助威,正是在现场的亚运会出征仪式上,他才得知电竞成为雅加达亚运会表演项目,在他看来,为国出征的电竞选手“不算传统意义上运动员,但不可否认,他们也是通过系统训练去完成竞争,算是新型的运动员。”

  对这位80后家长来说,自己青春里电子游戏的影子让他更理解这个项目的存在,“对生长在移动信息时代的小孩来说,这更难规避。”因此,他认为,这样就需要从政府到游戏厂商到家长各方面的引导,“我平常会带他看中超、CBA,当然也可以让他感受电竞的比赛,我不反对孩子玩游戏,但会在过程中引导他把握‘度’。”他对未来孩子“想当职业选手”的可能性保持中立,“我不会一味反对,但更不会贸然支持,因为从当年我们玩魔兽争霸到现在,见到电竞发展的起起伏伏,能出来的人确实不多,付出的代价也不小。我和不了解电竞的家长唯一不同的是,如果他非常坚持,我会评估他的能力和性格是否合适再作决定,而不是听见就反对或是看着挣钱就应允。”

  但唐先生的担心显然不是多余的。目前,亚运会向电竞开放是双赢结果,但对于绝大多数不了解电竞的人而言,这可能会成为“沉迷打游戏”的新借口,“真正知道游戏与电竞差别的人并不多,且职业电竞选手也都是从普通玩家积累战绩开始起步的,所以如果有孩子提出来’打游戏可以进国家队’,会让更多不了解电竞的家长无言以对,这样不仅起不到正面引导效果,还会引发新的矛盾。”(梁璇)

[责任编辑:杨帆]


[值班总编推荐] 教师言语关乎人性教育,应持重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这样弘扬航空报国精神

[值班总编推荐] [光明讲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