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首页> 文娱频道 > 正文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来源:光明网2019-04-12 19:0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2016年的一个傍晚,导演邵晓黎和副导演正在为新电影中梦露一角的选角而发愁。

  “谁来演呢?”邵导扶着额头,他说:“我想不出来。”

  俩人伤神了一天,他送副导演出门,在马路上看见一抹倩影飘然而过,邵导指着那人的背影说:“站住,她就是梦露!”

  她是梦露,也是孔维。这样的戏剧性事件,在孔维的人生中不是单独出现的。

  早年知名大导演选贺岁片女主角,对孔维说:“定了,就是你了。”孔维却摆摆手,认真的说:“我不行。”

  孔维对自己说了很多年的“我不行”,怀疑人生的次数像是日常吃饭,肯定自己的时候反而像灵光乍现一样偶然。

  改变就发生在这两三年间,当邵晓黎让她出演梦露的时候,孔维没有说我不行,而是说:“我可以啊。”

  三年后,孔维带着我们在邵晓黎导演工作室提前看了《我的宠物是大象》的成片。

  这是一场精准点映,她坐在我身后,时而轻笑出声,时而一声叹息。百感交集之中仍然兼顾着周遭一切,回答着大家的问询。

  她大概是看我一直努力坐得笔直,便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说:“你可以躺下。”

  看完电影,孔维张罗着带大家去吃饭。她开着车载着我们一行三四个人,一路上她会参与所有有关电影的话题。

  “坦白说,你们觉得这片子到底怎么样?”孔维的语气里充满了不确定,她是真的期待中肯的答案。

  大家说:“你很漂亮啊。”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在很多人眼里,孔维是女神。但恐怕很多人不知道,“神”是这样谦卑的存在。

  孔维是体贴的,一个南方女子,在饭局上像个东北女人一样爱张罗。“来,我给你盛汤。”孔维脱掉外套,收走了全桌人的汤碗。

  著名策划人谭飞接过汤碗,问她:“孔维,你是不是有点讨好型人格?你想照顾到每一个人。”

  孔维笑,“那我不管了。”

  在采访中,孔维表现出了十分的坦诚。她不回避自己曾经的软弱,甚至把自己形容为“泥”。

  在听她讲了无数个幕后故事之后,我仿佛看到她曾无数次把自己摔在地上,又无数次的把自己拎起来。

  曾经的孔维,是胆小的、自卑的、懦弱的,如今的孔维是自信的、强大的、无所不能的。

  她甚至会反问:“我可以,为什么不呢?”演员孔维,是个妙人。

  认为自己是留级生的孔维 

  新年刚过,孔维在自己的小工作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我要火了。”

  经纪人连忙激动的问她:“是电影要上了吗?”

  她笑,“不是,我就是有种感觉。”

  这种自信,是孔维从前没有的。很多人看到她的照片会“哇”一声,性感、风情、有标志性,她长了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和高挑的身材。

  在别人看来,以上都是优势。而对于幼时的孔维而言,那是障碍。

  她说:“我小时候比班级里的男生都高,就感觉自己像一个留级生。”

  为了减少身高差,孔维会故意驼背,让自己显得矮一点。她无意出众,恨不得自己扎在人堆里,无人关注。

  家里哥哥长得很漂亮,家里给她起了个外号,用贵州话说是“丑女子”。大概那些同学不会想到,多年后这张面孔惊艳亮相威尼斯,人们称她为“东方的茱莉亚罗伯茨”。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时至今日,孔维依然说:“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性感,我也没有觉得自己的长相是优势,我知道自己是小众脸。我现在也只是不让外貌成为我的障碍,我接纳了。”

  从小对自己信心不足的孔维,从来没有想过要做演员。她喜欢小孩,想过要去做一名幼教。她喜欢音乐,在家里听卡带,学会了越剧《红楼梦》的全本唱词。越剧黄梅戏,她都可以票。

  考电影学院是个纯粹的意外,她偶然遇到电影学院的师兄,人家劝她:“你应该考我们学校。”拉着她模拟,说:“这里是火车站。”

  孔维哈哈大笑,“这是学生宿舍?这不是火车站啊。”

  对方训她,“孔维你记住,说这里是火车站就是火车站,你不能笑。”

  整个考试过程中,孔维就记住一点“不能笑”。她信心十足的认为自己不会通过,连放榜都没去看。直到接到班主任崔新琴老师的电话,“孔维,你没看榜吗?你去看。”

  孔维记得她跑过去,远远的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身边有很多人在跑,但那一切都是模糊的,她只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认为自己不行的孔维

  孔维就读的班级是知名的96明星班,陈坤、赵薇、黄晓明等等都是班上的同学。孔维是班长,不善言谈,毫无心机。她形容自己为“闷葫芦”,不太会表达。

  那时候导演吴子牛为影片《国歌》甄选女主角,副导演打电话叫孔维过去试镜,孔维竟然说:“我可以叫我的同学一起去吗?”

  我问:“你不怕别人抢掉你的机会吗?”

  孔维摇摇头,“我没那种想法。”

  带着一大帮同学呼啦啦杀到筹备组,吴子牛导演也是不善言辞的,抬头看了看,“你们中午吃饭了吗?”

  孔维说:“没有。”

  吴子牛劝:“那你们回去吃饭吧。”

  第二天副导演又给孔维打电话,特意叮嘱她,“一个人来。”那次试镜为孔维争取到了人生第一部作品,也是第一个女主角。

  那时候的孔维依然处于不自信的状态,她看通告单,一看到第二天有自己的戏份,脑子里就两个字“完了”!

  恐惧、自卑,见到导演都会闪躲。孔维说:“我那时候都怀疑,我这四年到底干嘛了?”

  在《国歌》剧组,每天一大早被拎起来化妆。上海的冬天很冷,孔维穿着戏服准备进化妆间暖和一下,一只脚迈进门槛,立刻被化妆师吼道:“谁让你进来的?”

  孔维一言不发的缩回那只脚,转身看着外面的黄浦江。逆来顺受无限委屈的孔维,对着大江大河,痛哭不止。

  班主任崔新琴曾经说,“班里谁都可以不管,有两个人不能不管,一个是郭晓冬,一个是孔维。”

  毕业后,孔维报考了北京人艺话剧院,成为了该院建院50年以来,招收的第一个电影学院的学生。

  她记得那天风很大,天气很冷。她站在考场外面,不停的给自己打气。她已经知道自己错过了太多的机会,暗暗发誓一定要考进人艺。

  等进到考场,脸都冻红了。考官问她:“你等半天了吧?”孔维死不承认,“没有,我刚到。”

  在寒风中发过誓的孔维用一段独白征服了所有考官,成功的达成了誓言。她说:“我觉得我还是有他们想要的那种特质,那种舞台上的爆发力,不然我考不进去的。”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演戏,是孔维不自信的人生里唯一自信的事儿。虽然这点自信,也不是百分百的。她还是会怀疑、紧张,所以特别努力。

  在姜文执导的电影《太阳照常升起》中,孔维饰演姜文的妻子。在影片最后,她有一段三页纸的台词。

  回想起来,孔维说:“我记得我坐在马桶上都在背词,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我不知道是我想象的还是真实的,我脑袋上好像长满了各种奇怪的犄角。”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付出总会有收获,2007年,作为《太阳照常升起》的女主角之一,孔维亮相威尼斯电影节。

  在卫生间,即将上场的孔维穿着礼服,紧张到不断的做深呼吸。而当她一上场,却表现的轻松自在,格外惊艳。外国记者们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呼唤她返场。

  当天,孔维成了唯一一位登上《威尼斯每日会刊》的亚裔女演员。对此,孔维归功于:“上天照拂。”从照片上看,她自在如风,却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紧张的要死。

  在威尼斯大放异彩之后,孔维转身结婚生子。

  我问:“你后悔吗?”

  她答:“不用想,已经发生了。放过自己,向前看。”

  身后站着一万个孩子的孔维

  我说:“做公益有时候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孔维纠正我说:“一直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从2001年开始,孔维就参与公益活动。2014年正式创办传梦基金,开始做“资教工程”,旨在改变乡村教育的面貌。

  明星做公益常常伴随着一些误解和嘲讽,这些孔维都遇到了。她有无数次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无数次想要放弃。

  “那为什么坚持下来了呢?”我问。

  “是啊,为什么呢?”她也问自己,她想了一会儿,坚定的说:“只能说我比别人更早的看到问题,更早的选择站出来,我站出来就没想过退回去。”

  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一个勇敢的孔维。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为了做公益,她在不断的战胜自己。她曾经不喜欢做长途车,但她会为了多捐一点善款,把机票退了,坐绿皮车回去。

  她是个不善表达的闷葫芦,却要逼着自己去跟人打交道,去见教育局的人,去见老师,去见学生,去见各种各样能够帮助公益事业的人。

  她亲眼看到了太多的孩子因为传梦公益受益,她无比骄傲的说:“我们第一所项目学校曾经是全县最差的学校,但是今年小升初考试,全县第一名第二名都出自于这个学校。”

  孔维说起孩子的时候是兴奋的,眼睛里闪着光,语气都变得激动,“我们的孩子参加全国书画比赛,金银铜奖都拿回来了;我们的孩子踢足球踢到巴塞罗那,去了北京出了国,他们之前连贵阳都没有去过;我们的孩子走时装秀,穿的都是树叶、报纸、米袋子,但是你看见他扛着一把墩布,仿佛走在巴黎T台,太自信了!”

  看孩子们的时装秀那天,孔维一边哭一边录视频,后来她才知道那天去的所有人都哭了。她说:“你听我讲完这些,你就知道我为什么能坚持下来。”

  最初被误解的时候,她哇哇大哭。因为她不明白,“我已经什么都不求了,为什么还会有人这么误解我?”

  就在一个月前,还有人在微博上攻击她做公益的用心。评论里有人替她说话,“看见你上了兰蛇坡,我就知道你是真心做公益的人。”

  兰蛇坡是一个悬崖上的村子,爬上崎岖险峻的山路,就是贫困落后的兰蛇坡。孔维想想都觉得心有余悸,“那是我以前绝对不会上去的地方。”

  经验丰富的年长的司机紧张的驾驶着,因为身边就是悬崖,看一眼都觉得头皮发麻。

  第一次上山,孔维紧张的握紧了拳头。同行的还有一位校长,孔维好心提醒他,“把安全带系上。”校长说:“不用,这样更安全,出事了可以立刻跳车。”

  下山的时候车爆胎了,当地教育局派摩托车上山接他们下来。天已经黑了,巍巍群山之中小小的兰蛇坡显得那样微不足道,没有路灯,没有霓虹,四周漆黑,只有山下的人晃动着一点点光亮,等待着他们。

  孔维坐在摩托车上,在漆黑之中,指引着她的只有那一点点光亮。

  这个学校处于这样的地理位置,让一切变得格外艰难。孔维说:“后来怎么办呢?这个学校在这儿,我让我们的资教老师……”

  她飞快的解释说:“资源的资,意在整合更好的教育资源给到乡村的孩子。我们资教工程小学的老师作为后补,每个礼拜老师们骑着摩托车上山给孩子们授课。坚持到现在,这个学校已经有一百多个孩子,七个老师,两个公办教师,五个我们的资教老师。”

  这些话,我不知道她说过多少遍,就像她背的那三页纸一样,倒背如流。她也许跟不理解她的朋友说过,跟合作的教育局说过,跟辛苦付出的团队们说过,跟许许多多可能帮助这个基金的人说过。她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讲,因为她相信,哪怕能影响一个人也是好的。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被误解的事情仍然存在,她还是会难受,但是她说:“我不会那么受伤害了。”

  孔维说:“现在我身后有一万多个孩子,三十四个学校,有本事你来。”

  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无比强大的孔维。她说:“我在不经意的时候发现自己强大了,以前做不到的,现在可以了,发现自己无所不能了。帮助人,可以帮我走出恐惧。别人成就不了你,还是得自己成就自己。”

  她说这些年自己就像一块泥巴,被不停的摔在地上,但是现在,这块泥巴可以捏一个东西了。

  孔维很满意现在的状态,因为不是她一个人,而是有一整个团队。在她帮助的对象中,有很多的留守儿童。孔维说:”学校里没有老师,家里没有父母,他们怎么办呢?貌似我们在素质教育,其实我们在做情感教育,他们缺的是心灵的陪伴。”

  有一个小女孩说特别喜欢孔维,老师问她为什么喜欢?她说:“因为孔老师长得特别像我妈妈。”其实小女孩的妈妈很早就去世了,她根本没见过妈妈。但是在孩子眼里,孔维就是妈妈的样子。

  每一年,孔维都会跟着老师去到最贫困的学生家里去做家访。去年他们到了一户留守儿童家里,父亲去世,母亲跑了,家里只剩下一个年迈的奶奶。两个孩子,都在读小学,大的孩子也只有十三岁。

  他们家访结束出来,大的孩子站在门口送他们。地势很高,可以一直看到孔维的背影。在他们走了很远的时候,那个孩子忽然喊了一声:“孔妈妈!”

  群山巍峨,可以听见稚嫩的回声。孔维回过头,他又喊了一声:“谢谢你。”

  孔维说起这些的时候,红了眼睛。

  认为自己可以的孔维

  回忆起拍摄《我的宠物是大象》的日子,孔维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她老能想起那时候的天气,好像和拍《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一样,永远有很大的太阳,永远阳光明媚。

  在戏里孔维和刘青云要跳一段探戈,每天拍完戏,他们俩都要去排练厅练习。他们在云南的西双版纳拍摄,没事儿的时候,孔维就出去逛逛夜市。她喜欢景观的别致,她说:“你看那个桥,它在那里就很美。”

孔维:我可以,为什么不?

  有一场戏是刘青云在河边对所有人鞠躬,他说:“对不起,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我们散伙吧。”

  那天赶上下雨,很多人都去躲雨,孔维一个人坐在那,哭得泣不成声。因为她仿佛看到了自己,她害怕自己有一天也要说出同样的话。

  孔维说:“我本身还是一个懦弱怕事的人,现在还是。但是我不怕事了,但我也不会去进攻。”

  演戏和做公益对孔维来说,是相辅相成的事。她在公益事业中强大了自我,拥有了更强的能量。演戏,是热爱,也是释放。

  今年,除了即将上映的电影,孔维还将忙于话剧《新原野》和《北京人》的巡演。她依然很忙碌,她打开手机给我看,一半以上都是公益项目上的消息。大到审批小到物料,所有的事儿,孔维都要操心。巡演的时间表一出来,她立刻发到公益项目群里,以便更好地安排时间。

  演戏这件事儿,孔维已经思考明白。“我可以演戏,那我为什么不回来呢?”她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她可以。

  演员孔维,欢迎回来。

  (嘉平)

[ 责编:李超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中国首座大跨度高铁斜拉桥开始铺轨

  • 沈阳市郊东部棋盘山突发山火 正紧急扑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4月17日,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剑河县城北安置点“社区家门就业站”的食用菌削菇车间,38岁的易地扶贫安置户、苗族妇女宋四妹(右)在为食用菌产业园削菇。 新华社记者 杨楹 摄  4月17日无人机拍摄的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剑河县城北安置点。
2019-04-18 13:31
4月17日,在印尼雅加达一处投票站,印尼选举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开始统计选票。印度尼西亚17日举行总统选举投票,印尼1.9亿注册选民前往全国80多万个投票站投票,选出新一届总统和副总统。
2019-04-18 10:03
4月17日,在日本东京,中国银行董事长陈四清在开业仪式上致辞。中国银行日本人民币业务清算行17日在东京开业,标志着日本人民币清算业务的正式启动。新华社记者 马曹冉 摄  4月17日,在日本东京,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在开业仪式上致辞。
2019-04-18 09:06
这是阿兰·加西亚在秘鲁首都利马一处投票站投票的资料照片(2016年4月10日摄)。涉嫌贪腐的秘鲁前总统阿兰·加西亚4月17日晨在得知秘鲁司法当局要对其执行拘捕时开枪自杀,目前已被送往医院救治。
2019-04-18 09:06
以“丝·尚”为主题的中国丝绸服装展16日晚在俄罗斯莫斯科中国文化中心开幕,参展的30件丝绸服装色彩华丽、工艺精细,让到场参观的当地民众深为叹服。 新华社发(叶甫盖尼·西尼岑摄)  4月16日,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观众参观中国丝绸服装展。
2019-04-18 09:04
4月17日,消防人员在棋盘山火灾现场救火。记者从沈阳市政府新闻办了解到,4月17日13时50分左右,沈阳市郊东部的棋盘山附近突发山火。记者从沈阳市政府新闻办了解到,4月17日13时50分左右,沈阳市郊东部的棋盘山附近突发山火。
2019-04-18 08:56
1984年,21岁的韩明道加入瓦山林场护林队,成为一名护林员。在一次扑灭森林火灾的行动中,韩明道失去左臂。他从1999年开始成为一名瞭望员,独自驻扎在山顶,这一干就是7000多个日夜。20年来,韩明道用仅有的一只右臂,“撑起”6万亩防火责任区。他每年平均监测到100多起各类森林用火,成功避免了几十次可能发生的森林火灾。
2019-04-18 08:52
“移民火星”一直都是各种科幻片中出现的经典场景。如果真的要在火星上生存,我们会面临什么问题呢?4月17日,中国首个根据真实航天逻辑打造的“火星1号基地”于甘肃金昌市开营。
2019-04-18 08:47
4月17日,沈阳棋盘山突发大火。16时30分,武警沈阳支队根据总队命令,第一时间派出第一梯队140人,由张宏武支队长带领机关前指,指挥部队展开扑火救援行动。截止20时,现场尚无人员伤亡报告,起火原因公安机关正在调查。
2019-04-18 08:45
4月17日16时50分,随着铺轨工程车的一声长鸣,一对500米长轨稳稳地落在轨枕承轨台上,标志着中国首座大跨度高铁斜拉桥——昌赣高铁赣州赣江特大桥开始铺轨施工。
2019-04-18 08:44
4月17日,一名选民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一处投票站查看候选人信息。印尼17日举行总统选举投票,印尼1.9亿注册选民将前往全国80多万个投票站投票,选出新一届总统和副总统。印度尼西亚17日举行总统选举投票,印尼1.9亿注册选民将前往全国80多万个投票站投票,选出新一届总统和副总统。
2019-04-17 16:04
4月16日,宋博(左)和返乡创业青年徐康一起为上门收购的果商包装草莓。在宋博的带动下,已经有包括徐康在内的12名大学生在草莓青创农场参与创业。现任陕西省蓝田县汤峪镇草莓产业联村党委书记的宋博,2011年来到汤峪镇成为一名大学生村官,八年的时间他早已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乡。
2019-04-17 16:02
4月16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人们涉水前行。阿富汗首都喀布尔15日因连日降雨突发洪水,造成至少1人死亡。阿富汗政府发布警告,要求民众远离易发洪水区域。阿富汗首都喀布尔15日因连日降雨突发洪水,造成至少1人死亡。
2019-04-17 09:27
2018年11月,由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的马普托大桥及连接线项目经多年建设正式通车,莫桑比克人多年夙愿终于实现。2018年11月,由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的马普托大桥及连接线项目经多年建设正式通车,莫桑比克人多年夙愿终于实现。
2019-04-17 09:26
小小棋迷对弈世界冠军
2019-04-17 09:23
三峡坝区岸电实验区转入运营阶段
2019-04-17 09:23
4月16日,尼泊尔西部苏尔凯德县,尼泊尔总理奥利(中)按下启动按钮,让掘进机打通全长12.2公里隧道的最后几十厘米。由中国企业承建的尼泊尔巴瑞巴贝引水隧道贯通仪式16日在尼泊尔西部的苏尔凯德举行。
2019-04-17 09:2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