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流行音乐与时代同行?听听歌手李健怎么说
首页> 文娱频道> 明星 > 正文

流行音乐与时代同行?听听歌手李健怎么说

来源:人民日报2020-07-23 10:5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对话人:

  王 瑨(记者)

  傅庚辰(中国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

  金兆钧(《人民音乐》杂志主编)

  李海鹰(词曲作家,代表作《七子之歌——澳门》《弯弯的月亮》)

  李 健(歌手,代表作《传奇》《风吹麦浪》)

  编者的话

  岁月如歌,音乐始终与时代同行。歌为心声,流行不等于流量,音乐品格要经受观众和时间的双重检验。互联网时代,如何重新认识流行音乐?音乐创作面临何种挑战,存在哪些问题?创作如何更好深入生活、讴歌时代,从经典旋律、民族音乐传统中汲取创作养分?本期邀请四位音乐界一线创作者和专家探讨问题,分享经验,以飨读者。

  “与其说歌曲表现了时代,不如说时代选择了歌曲”

  记者:去年,以《我和我的祖国》为代表的爱国歌曲再次被广为传唱,反映出音乐与时代的紧密联系。时隔几十年,它为何仍能打动人心?流行音乐书写重大社会题材的创作思路是什么?

  傅庚辰:与其说歌曲表现了时代,不如说时代选择了歌曲。歌曲的流行需要“触发点”,让大众产生广泛的共鸣和共情。好作品唱出了人民的心声,它的艺术生命就会很长。

  金兆钧:《我和我的祖国》找到了普适性的主题和切入点,提炼出“我的祖国和我”是“海和浪花一朵”的关系。它适合多种形式演唱,不像某些歌曲只适合一种形式演唱。人民性、时代性、艺术性,使歌曲具备了超越时空的艺术品格。

  处理重大社会题材,流行音乐的角度往往生动具体,歌词从个体出发,旋律偏重抒情,风格变动不居。比如乔羽在写《我的祖国》时就有意识地提炼出“一条大河”这个点,他说,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是依山结庐、傍水而居,在一个孩子眼里,哪怕一条小河沟都是一条大河。《红旗飘飘》旋律是流行色彩,歌词以“那是从旭日上采下的虹,没有人不爱你的色彩”的朦胧诗风格开头,之后用“五星红旗,你是我的骄傲”直奔主题。《大中国》歌词朗朗上口、旋律带有民歌风格……随着人们生活日益丰富,艺术形式更多样,创作者需要找到更巧妙的切入点。

  李海鹰:音乐语言要以情感作为歌词和旋律的连接纽带。情感越贴近,越能引起共鸣。在为《七子之歌——澳门》谱曲时,我将闻一多原诗“我离开你的襁褓太久了母亲”改为“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保留原意,更易传唱。“呱嗒板”踩在石板街上的声音、澳门“大三巴”牌坊的钟声,都成为这首歌的创作素材和灵感。以童声告白母亲的形式渐进,在“母亲,母亲”的呢喃中平静结束,形成了自然的情感流淌。澳门回归祖国已21年,如今这首歌,又被时代赋予了更加丰富的内涵。

  记者:流行音乐既是一种音乐艺术形式,也具有大众文化意味。从音乐本体和文化传播层面,如何认识和理解流行音乐?流行音乐吸引受众的根本魅力是什么?

  傅庚辰:流行音乐的创作和演唱,是广义层面的传播和传唱。我们不应窄化“流行音乐”,被广为传唱、有积极意义的歌曲,都是流行的音乐、大众的音乐。

  对流行音乐的关注,不仅是技法迭代、传播创新、表演形态创新层面,更要关注它的社会价值、人文价值。流行音乐吸引大众,是因其观照着人们普遍的情感体验,唱出人们心灵的“主旋律”。

  李海鹰:音乐成为时代的见证,便能常听常新。流行音乐创作导向是引领大众审美以及行业发展的关键。没有创新就没有流行,创新是流行音乐的魅力和动力。创作者不要给自己设定固定模式,要广泛汲取灵感,勇敢投入创作。

  李健:流行音乐的中心词是“音乐”,它要符合音乐的艺术属性,而不能只满足“流行”。好歌的标准,浅层次是悦耳,最高层次是直击人心。流行音乐独具魅力,因为它兼顾着音乐和文学两种艺术法则。创作者既要掌握音律,也要掌握文字,还要掌握其间的奥秘。

  “独创性是流行音乐的生命力”

  记者:有时听人感叹听歌渠道越来越多,“中听”的新歌却不多。回望中国流行音乐发展,许多脍炙人口的作品流传至今、人气不减。您认为这些作品具有什么特点,它们的经典性从何而来?当下的流行音乐创作,在哪些方面还需要提升?

  李健:经典性需要经过时间的沉淀,经过更多人的传唱和检验。

  经典性是多元的。有时是某种情绪的流行,它的沉淀和传唱是一种记录。有时是带有普遍情感的沉淀,它不随着时间流逝而改变。真正能够让音乐流行而成为经典的作品,都是在表达具有共性的人类情感或情绪。

  金兆钧:能流传下来的流行音乐作品往往具有三个特性,即鲜明的时代和生活气息、高水准的艺术性、被广泛接受喜爱的大众性,由此产生了流行音乐的经典性。

  创作态度决定创作水准。一首歌可以打磨修改半年甚至更久,比如《寂寞让我如此美丽》,当年光是配器就修改了17版。很多作品都是在修改中形成闪光点。歌手的认真程度也决定着音乐水准。为什么现在一些歌手现场会跑调?因为在录音室里只录过一两遍,还是一句句录完再修音,不是一气儿从头唱到尾,没有经过严格训练。流行音乐不是一夜成名的投机乐园,一切违背艺术规律的做法都不能长久。

  创作心态决定创作质量。音乐人别忘了初心,要怀着对音乐的热爱、对生活的强烈感受去创作。一些歌曲会有沉淀期,经历一段时间后才开始流行。要沉住气,多些“无心插柳”的心态,少些“有心栽花”的功利。

  记者:在信息密集的互联网时代,“流行”的衡量标准发生了改变。有人认为,当前流行音乐存在“歌曲多、精品少”的现象,您认同吗?这是否与网络对流行音乐传播带来的变化有关?面临新环境、新挑战,流行音乐创作出现了哪些新问题?

  金兆钧:“流行”的标准变了,音乐消费分众时代已经来临。但经典和精品的判断标准没变,那就是要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有突破、有创造。

  过去流行音乐由唱片公司把关,由编辑选择优秀作品。现在是“全民创作”,网络音乐制作没有专业把关人,门槛降低,音乐的产量急剧增加,被听到和被记住的概率也在下降。一些人认为精品少了,是因为及格线下的作品太多了,昙花一现的“网红音乐”太多了。网上有很多作曲模块,有现成的节奏就可以套用。但歌词与旋律如何有机融合,艺术表达如何创新,这些问题没有解决。最关键的是,这样的作品没有酝酿打磨,缺乏个性化表达,无法产生共鸣。流行不是流水线,流行音乐是“人人心中有而笔下无”的突破,独创性是其生命力。

  李海鹰:互联网时代,平台更丰富,受众审美更多元,音乐制作硬件水平更高。但是,流行音乐的发展需要创作主体进一步增强原创力。

  目前,一些年轻音乐人比较甘于做“工蜂”。比如,围绕某个歌手进行创作和制作,风格和定位都固定去写“命题音乐”。我认为,创作者还是要从音乐本体出发,保持创作的自觉和主体意识。要有创作的雄心和使命感,那就是立志创作出被更多人接受喜爱、可以流行甚至流传的作品,而不是制作音乐的商业产品。

  李健:音乐的标准,从来不会因为传播容易而降低。相反,由于数量庞大,人们听到好音乐的机会更少了。这几年,网络和电视音乐类综艺成为新人走向大众传播视野的途径之一,但人们发现,各个节目中翻来覆去都是那些歌曲,这就暴露出优秀原创作品的匮乏。

  “词曲要相辅相成,构建艺术美的意象”

  记者:在您看来,词、曲、唱之间的理想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从自身创作和观察出发,您有什么经验可以与音乐创作者、表演者分享?

  傅庚辰:流行音乐创作不能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要抓取真正有现实质感的音乐语言,向生活要灵感、要激情,要艺术的真善美。

  从作曲角度看,要把歌词表现得生动准确,需要吃透作品的主题思想,吃透作品的艺术风格。创作歌曲《地道战》时,起初在北京写了初稿,比较平淡,我自己不太满意。后来去河北冉庄、李庄实地走访,体验生活1个月,和当年打地道战的老战士面对面交谈。地道战的形象逐渐鲜活起来——他们在碾盘下、在灶台下,穿墙而过、从庄稼地出来……有天,我走到村子边,一眼望到对面的庄稼地,突然脑子里冒出来:“地道战,嘿,地道战,埋伏下神兵千百万……”我赶快跑回住的老乡家里,立刻创作出了这首歌曲。

  李海鹰:词曲要相辅相成,构建艺术美的意象。创作《弯弯的月亮》,我先谱曲,后填词,创作初衷是想描绘美丽的珠江三角洲。我从疍家人的水上生活场景中取材。那时,我们需要坐轮船过江,如果错过电船,只能坐小船。我们的船是双桨,摇橹声与江南单桨不同,我便把独特的划船声直接编进了歌曲开头。夜空、流水、小船、月亮,这些意象是沉淀在我心里的情感记忆。灵感不会挥手等待我们。创作者要不停生活、不停学习、不停地写,保持勤奋扎实的创作状态。

  李健:我认为,词曲结合在一起好像一对情侣,需要情投意合才会产生真正的化学效应。有时,并不能说词不好或旋律不好,只不过它们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它们都在等待匹配的对象。

  每当我写一首歌时,我都会问自己:究竟要表达什么?如何表达?主题大多之前已经写过,创作者无非在找属于自己的角度和音乐语汇。如果没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就没有表达的意义。要逐渐摸索自己的创作风格。比如旋律的写法、词句的斟酌,任何方面都可以呈现所谓“独特”。风格一定不是设定出来的,是自然而然形成的。

  创作来源是四面八方的,阅读和游历意味着广阔的空间。但终归是创作者自身要有所体会,对周遭有所洞察。

  金兆钧:歌曲要有画龙点睛之笔,歌词需要捕捉生活动态,表现大众心态。最动人的那一句要简洁、有力、口语化,让人听一遍就能记下。比如《时间都去哪儿了》,对不同环境、不同人,“时间都去哪儿了”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在生活节奏快的今天,容易引发大众热议。

  记者:近年来,“中国风”成为流行歌曲的一种创作趋势,比如诗词的应用、民族乐器的使用、传统民谣和小调的借鉴融合。流行音乐如何更好挖掘和利用民族文化和音乐传统?

  金兆钧:民族民间音乐是“根源”音乐。谁的根基深厚,谁在未来便拥有更大发展空间。2003年,一位外国音乐学家跟我说,“21世纪的世界音乐是中国的”。因为中国流行音乐的根是民族民间音乐,拥有丰富的资源。

  运用民族民间音乐,关键要有所发展。比如结合华阴老腔和摇滚音乐的《华阴老腔一声喊》,融合流行、戏曲与艺术化流行唱法的《左手指月》等,都是结合现代音乐技法或其他音乐类型,进行了再创作。

  要正确地理解“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我们还要注重运用大家都能听得懂的音乐语言进行创作,善于利用现代流行音乐在旋律、和声、节奏等方面的创造性成果以及电音、电脑制作等技术,把好资源转换为好作品。

[ 责编:张晓荣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南昌飞行大会开幕

  • 戈壁上的“绿宝石”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对大多数国家来说,目前国际会议只能推迟或在线上举办,但我们能举办一场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论坛,这要归功于中国的抗疫成果和上海市的努力。”他说。
2020-10-30 20:31
光刻机、芯片、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短舱、核心工业软件、航空设计软件、燃料电池关键材料……在10月29日举办的中国科学院学部第五届科学教育论坛上,记者看到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素在主题报告中列出了35项我国“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
2020-10-30 12:35
“我们需要一个由多元化、相互关联、雄心勃勃的目标组成的‘安全保障网’,以应对令人震惊的自然退化问题。”一个大型国际研究团队在分析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正在起草的自然保护新目标后得出结论说,单一目标无法涵盖需要维持的广泛特征。
2020-10-30 09:33
4年前,在几十亿光年外,两个巨大黑洞在旋转中彼此融合,空间和时间产生了短暂的涟漪,物理学家因此第一次发现了引力波。从那以后,科学家仿佛打开了新大门,陆续发现了一系列类似事件。
2020-10-30 09:32
对旅游行业而言,今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春节假期本应是旅游旺季,假期前夕,国内游、出境游的机票、酒店、景区门票等旅游产品已被大量预订。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国内外经济社会正常运行带来巨大冲击,也打乱了游客们的出游计划。
2020-10-30 09:31
人工智能对青年的影响不仅在于就业,更与青年自我发展密切相关,后者也是更深层次的影响。
2020-10-30 09:29

把一台计算机做成智能衣服舒适地“穿”在身上将成为现实。不过,这还取决于织物电子领域的未来发展。近日,香山科学会议在北京召开“织物电子、传感和计算的学术前沿、核心技术与应用展望”学术讨论会,与会专家首次系统论述了“织物电子、传感与计算”这一新概念。

2020-10-30 09:27
今年7月,陈红大学毕业后到广东省科学院智能制造研究所(以下简称智能制造研究所)担任科研助理。她一方面协作科研团队研究过程中所涉及的事务性工作,包括项目采购、报销、技术服务登记等。
2020-10-30 09:22
据当地媒体报道,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旗下的艾尔塔系统公司近日宣布研发出新型无源相干定位系统,它利用空中飞行物对民用调频广播或数学音频广播无线电波的反射信号,便可建立飞行物的飞行轨迹图,悄悄探测和跟踪空中飞行目标。
2020-10-30 09:20
10月20日,一张排行榜引发了一场舆论狂欢。《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News)发布了其最新的中国高校数学学科榜单,名不见经传的曲阜师范大学超过公认的数学强校北京大学,排名国内第一,世界第十九。
2020-10-30 09:17
金秋的徐州潘安湖国家湿地公园,芦花摇曳、丹桂飘香,沿湖面远眺,满眼绿色尽收眼底。每天清晨7点,58岁的村民臧学芝开着保洁车从附近的家中赶来,为潘安湖“美容”。“这里风景好、空气好,干起活来心情舒畅。”臧学芝说。
2020-10-30 09:16
29日,北京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与爱思唯尔等机构在“中国医院协会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管理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专题学术会”上联合发布《健康医疗人工智能指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2020-10-30 09:14
29日,记者从全球能源互联网研究院获悉,基于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柔性直流输电装备压接型定制化超大功率IGBT关键技术及应用”该院自主研制的4500V/3000A压接型IGBT(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器件在国家电网特高压直流实验基地通过换流阀对拖试验,并按照张北工程应用工况连续稳定运行24小时。
2020-10-30 09:13
未来30年,我们需要怎样的科技创新人才,当前的教育体系如何顺应时代需求培养具有科学素养的人才?在10月29日举办的中国科学院学部第五届科学教育论坛上,来自高校、中小学、科研院所等机构的专家学者就未来科学教育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2020-10-30 09:12
“我国陆地生态系统固碳能力巨大,但在以往研究中被严重低估。”记者从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获悉,这一生态领域重要研究成果,北京时间29日凌晨获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在线发表。
2020-10-30 09:35
贵州省湄潭县,素有“云贵小江南”之美誉。这里土壤肥沃,生态优良,自古便是出产好茶的地方。近年来,湄潭县依托茶产业的发展,走出了一条乡村振兴的道路。
2020-10-30 09:11
英国和西班牙科学家在最新一期《物理评论快报》杂志撰文指出,他们找到一种方法,规避了一个有178年历史的理论,有效消除了远处会使实验读数混乱的磁场,这是科学家们首次以一种有实际用处的方法做到这一点,有望促进量子技术和生物医学等领域的发展。
2020-10-30 09:10
中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团队利用人类多能干细胞生成了肺和结肠类器官系统,借助这一成果他们对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的药物进行筛选后,鉴定出了三种显示对新冠病毒具有抗病毒活性的药物。
2020-10-30 09:09
“十三五”时期,我国全力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推动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框架基本建立,公共卫生服务体系覆盖全民,我国卫生健康事业整体实力显著提升。
2020-10-29 19:19
10月25日,中国医学装备协会远程医疗与信息技术分会(以下简称分会)换届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理事长赵自林、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秘书长李志勇、中日友好医院原党委书记李宁、北京医院原副院长许锋等出席会议。
2020-10-29 18:5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