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华语流行乐坛后浪奔涌 能否终结“原创乏力”
首页> 文娱频道> 音乐资讯 > 正文

华语流行乐坛后浪奔涌 能否终结“原创乏力”

来源:文汇报2020-10-14 10:2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明日之子》“乐团季”演进成了一个“偶像养成”和 “音乐唱作”具有等高要求的节目形态

  在今年热播的音乐选秀类综艺节目《明日之子》《乐队的夏天》《我是唱作人》中,越来越多地出现95后、00后且带有“流量”“偶像”色彩的选手身影。比如《我是唱作人》第一季的王源、钱正昊和第二季的刘思鉴,《乐队的夏天》里和 “老炮” 们同台的Mandarin和超级斩,《明日之子》的选手更几乎全都是高颜值的“小哥哥”等。热搜带动节目热度,从而让这些华语乐坛年轻流行乐创作人们成功出圈。

  实际上,近两年不少热播剧的主题曲和插曲,已经是由他们创作并演唱了。与前辈们相比,这一批新生代最突出的特点有二:一是创作与演唱俱佳,二是才华与颜值兼备。这一方面似乎预示着华语流行音乐正在走出此前原创乏力、“神曲”泛滥的窘境,另一方面也打破了人们关于流行乐坛实力与偶像不可得兼的固有认知。

  “前浪”们的疑惑:

  流行文化研究中的年龄壁垒

  在70后、80后听流行歌曲的年代,歌坛是泾渭分明地划分成“实力派”和“偶像派”两个阵营的,会写歌会唱歌的一般都不好看,长得好看的一般都唱得不行也不会写歌——实力/偶像二元论,是那个唱片业黄金年代里一条颠扑不破的“金科玉律”。

  到了千禧年,类似“超女”“快男”这些选秀节目“霸屏”,唱片业开始走下坡路,实力/偶像二元论被理所当然地延续下来——“现在的歌没以前的好听了”“华语歌坛后继无人”,加上乐坛“大佬”们纷纷抛出惊人言论,比如宋柯就曾高调提出“唱片已死”。被“校园民谣”和“滚石情歌”占据了青春岁月的一代,也是曾经的流行乐主流消费群体,开始觉得“华语流行乐坛大概不行了”。

  不可否认,华语流行乐坛的确有过被各种“神曲”攻占的时期,但我们也需要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即流行文化研究表明,每个时代的流行音乐的主流受众永远都是那个时代里14岁到28岁左右的年轻人,出了这个年龄圈层的人基本上都不再是流行歌曲的主要受众,他们听音乐的习惯以及对流行音乐的认知随之不再符合那个时代的乐坛状况。这是流行文化研究中著名的“年龄壁垒”理论,曾经的流行乐主流消费群体70后、80后已经过了接受新音乐的年纪,直白来说,就是人生阅历使“前浪”们不再对年轻人的音乐产生共鸣。

  当他们中的很多人仍然掌握着对流行音乐的话语权时,如果不正视“年龄壁垒”这个问题,仍旧被过去行业运作思维以及旧日荣光左右自己对当下环境的判断,就会忽视正在发生的变化,让“后浪”散发的光芒被“前浪”的视线盲区所遮蔽。

  “后浪”们的世界:

  打破实力/偶像二元论

  当我们用开放包容的心态去聆听今天这些音乐类综艺里95后、00后所做的音乐,会发现在耀眼的偶像外表下,他们还同时拥有音乐方面的出众才华,两者不再只取其一,现当代,实力/偶像二元论成为了一个伪命题。

  从近期的爆款综艺里撷取几个例子来说。

  2018年《明日之子》第二季的总冠军蔡维泽,出生于1997年,生就一张“高级脸”。但在这偶像表象下,是他非常独特的音乐特性输出。且不提有各种赛制限制的比赛之中的表现,单看他参赛前在自组乐队中所进行的实践,音乐的特立独行就呼之欲出。乐队于蔡维泽夺冠后推出的专辑《夜长梦少》,以电音类型“寒潮”为主线,其上则满布了另类摇滚的浓烈心气,风格上以迷幻混搭爵士,而歌词则非常值得玩味。从音乐创作上来说,蔡维泽和“前浪”们认知中的“偶像”就有天壤之别。

  至于今年《明日之子》第四季,由于很顺应潮流地做成了“乐团季”,事实上也就演进成了一个“偶像养成”和“音乐唱作”具有等高要求的节目形态。节目开播第一集的第一个热搜,是被一个表演民族乐器的19岁男孩拿下的,热搜词是“闫永强”和“唢呐”——上海音乐学院唢呐专业学生闫永强以唢呐演绎一首挪威电音音乐人的网红名曲《幽灵》而一战成名。唢呐音高极高,是一种极具主动攻击性的乐器,很难融入到一个乐团的合作中。为了唢呐的这个特性,闫永强在《明日之子》的舞台上不断地调适着团队配合度,组队经历三起三落,在不断的试错和调整中,闫永强最终用唢呐完成了和乐队的磨合,所在乐团以第三名的成绩完成了《明日之子》之旅——无数“前浪”华语音乐人想要尝试流行摇滚的“民乐融合”而不得,一个00后在舞台上很自然地实现了。

  转过来看《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最亮眼的新晋乐队Mandarin。成员Chace、肖骏和安雨,齐刷刷爵士的底子,年纪轻轻却都拥有耀眼的履历,尤其是1998年出生的乐队主唱Chace,目前是唯一一个登上过比利时Tomorrowland音乐节主舞台的中国DJ,相当于被全球电子乐界盖戳认证。Mandarin的风格在英国摇滚乐队Radiohead式的英伦摇滚和时令的电子舞曲之间来回游走,无缝切换,配搭爵士节奏型和融合乐的吉他音墙等等实验元素,看似纷乱,整体输出却前卫又不失丰满,而之前主流乐坛几乎没有出现过如此技术成熟又有魅力的表达。

  相比起来,《我是唱作人》就更是有意识地主打年轻一代音乐人的全新音乐表达。去年第一季除了成功展现“三小只”之一的王源的创作才能面向,钱正昊的出现更让人眼前一亮。这个当时只有18岁的上海小男孩,在“唱作人”的舞台上每周都带来一个全新风格的音乐展现,涵盖从特雷门琴到穆巴松,这种极佳的音乐创作状态,几乎完全没在过往的华语歌手身上出现过。你完全不能想见,这是一个从偶像养成类节目出道的艺人。

  类似的95后、00后在这些节目里如雨后春笋,每一个都怀揣着那些15年、20年甚至更早之前的受众和产业无法想象的音乐才华和表达能力,完全打破了实力与偶像之间的界限,更让类似“青黄不接”的论调显得守旧和过时。如果深入到今天音乐行业内部,上述那样的才华和能力几乎已是年轻人的常态,这也和以前音乐行业内由类似宋柯和李宗盛那样掌握行业话语权从而形成某种阶梯等级式的状况有天壤之别。

  社会进步与技术发展的红利:

  偶像和实力兼具这样炼成

  从产业角度说,今天的音乐行业基本已经无法独立存在,需要仰仗综艺节目等从外部输送所需养分,并成为了粉丝经济的下游产业。毋须讳言,粉丝经济一定是个“看脸的世界”,有颜值才有流量,这是如今产业的“偶像”一面。

  但考察今天的这些“偶像”,在他们身上我们其实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他们和上一代、上上一代歌手或音乐人的诸多不同之处。95后和00后身处的网络时代,互联网把全世界的音乐养分第一时间带给了他们,他们不再需要像他们的上一代那样想方设法进行曲折、艰苦却拙劣的模仿,更无须像他们的上上一代那样顶着长辈“不务正业”的骂名去偷偷学习音乐。对95后和00后来说,想要得到音乐的滋养,随时都在手边。

  另外一面,互联网也给95后和00后一个实现自我表达的平台,就像欧美新生代巨星几乎都是从视频网站走红的“卧房歌手”,国内的情形也一样,《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导演组就是从网上看到闫永强吹唢呐的视频而找到他的。这些孩子的成长正遇到了社会经济腾飞、国家日渐富强的时代,从小就能得到音乐的熏陶和培育,不少人还能去流行乐发展更成熟的国家接受更专业的音乐教育。《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导师之一——“老一辈”乐队二手玫瑰主唱梁龙感叹,现在年轻人学习音乐的环境,和他那个年代需要省吃俭用花150块买一把吉他完全不一样了。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现在的“偶像”又大多兼有实力,而这一切,正是以往时代的华语流行音乐产业无法具备的物质基础,也是上一代流行音乐听众很难跨越的理念鸿沟。(作者为文艺评论人墨墨)

[ 责编:张静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南昌飞行大会开幕

  • 戈壁上的“绿宝石”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对大多数国家来说,目前国际会议只能推迟或在线上举办,但我们能举办一场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论坛,这要归功于中国的抗疫成果和上海市的努力。”他说。
2020-10-30 20:31
光刻机、芯片、操作系统、航空发动机短舱、核心工业软件、航空设计软件、燃料电池关键材料……在10月29日举办的中国科学院学部第五届科学教育论坛上,记者看到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王素在主题报告中列出了35项我国“卡脖子”关键核心技术。
2020-10-30 12:35
“我们需要一个由多元化、相互关联、雄心勃勃的目标组成的‘安全保障网’,以应对令人震惊的自然退化问题。”一个大型国际研究团队在分析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正在起草的自然保护新目标后得出结论说,单一目标无法涵盖需要维持的广泛特征。
2020-10-30 09:33
4年前,在几十亿光年外,两个巨大黑洞在旋转中彼此融合,空间和时间产生了短暂的涟漪,物理学家因此第一次发现了引力波。从那以后,科学家仿佛打开了新大门,陆续发现了一系列类似事件。
2020-10-30 09:32
对旅游行业而言,今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春节假期本应是旅游旺季,假期前夕,国内游、出境游的机票、酒店、景区门票等旅游产品已被大量预订。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国内外经济社会正常运行带来巨大冲击,也打乱了游客们的出游计划。
2020-10-30 09:31
人工智能对青年的影响不仅在于就业,更与青年自我发展密切相关,后者也是更深层次的影响。
2020-10-30 09:29

把一台计算机做成智能衣服舒适地“穿”在身上将成为现实。不过,这还取决于织物电子领域的未来发展。近日,香山科学会议在北京召开“织物电子、传感和计算的学术前沿、核心技术与应用展望”学术讨论会,与会专家首次系统论述了“织物电子、传感与计算”这一新概念。

2020-10-30 09:27
今年7月,陈红大学毕业后到广东省科学院智能制造研究所(以下简称智能制造研究所)担任科研助理。她一方面协作科研团队研究过程中所涉及的事务性工作,包括项目采购、报销、技术服务登记等。
2020-10-30 09:22
据当地媒体报道,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旗下的艾尔塔系统公司近日宣布研发出新型无源相干定位系统,它利用空中飞行物对民用调频广播或数学音频广播无线电波的反射信号,便可建立飞行物的飞行轨迹图,悄悄探测和跟踪空中飞行目标。
2020-10-30 09:20
10月20日,一张排行榜引发了一场舆论狂欢。《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USNews)发布了其最新的中国高校数学学科榜单,名不见经传的曲阜师范大学超过公认的数学强校北京大学,排名国内第一,世界第十九。
2020-10-30 09:17
金秋的徐州潘安湖国家湿地公园,芦花摇曳、丹桂飘香,沿湖面远眺,满眼绿色尽收眼底。每天清晨7点,58岁的村民臧学芝开着保洁车从附近的家中赶来,为潘安湖“美容”。“这里风景好、空气好,干起活来心情舒畅。”臧学芝说。
2020-10-30 09:16
29日,北京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与爱思唯尔等机构在“中国医院协会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管理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专题学术会”上联合发布《健康医疗人工智能指数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2020-10-30 09:14
29日,记者从全球能源互联网研究院获悉,基于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柔性直流输电装备压接型定制化超大功率IGBT关键技术及应用”该院自主研制的4500V/3000A压接型IGBT(绝缘栅双极型晶体管)器件在国家电网特高压直流实验基地通过换流阀对拖试验,并按照张北工程应用工况连续稳定运行24小时。
2020-10-30 09:13
未来30年,我们需要怎样的科技创新人才,当前的教育体系如何顺应时代需求培养具有科学素养的人才?在10月29日举办的中国科学院学部第五届科学教育论坛上,来自高校、中小学、科研院所等机构的专家学者就未来科学教育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
2020-10-30 09:12
“我国陆地生态系统固碳能力巨大,但在以往研究中被严重低估。”记者从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获悉,这一生态领域重要研究成果,北京时间29日凌晨获国际著名学术期刊《自然》在线发表。
2020-10-30 09:35
贵州省湄潭县,素有“云贵小江南”之美誉。这里土壤肥沃,生态优良,自古便是出产好茶的地方。近年来,湄潭县依托茶产业的发展,走出了一条乡村振兴的道路。
2020-10-30 09:11
英国和西班牙科学家在最新一期《物理评论快报》杂志撰文指出,他们找到一种方法,规避了一个有178年历史的理论,有效消除了远处会使实验读数混乱的磁场,这是科学家们首次以一种有实际用处的方法做到这一点,有望促进量子技术和生物医学等领域的发展。
2020-10-30 09:10
中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团队利用人类多能干细胞生成了肺和结肠类器官系统,借助这一成果他们对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的药物进行筛选后,鉴定出了三种显示对新冠病毒具有抗病毒活性的药物。
2020-10-30 09:09
“十三五”时期,我国全力推进健康中国建设,推动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中国特色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框架基本建立,公共卫生服务体系覆盖全民,我国卫生健康事业整体实力显著提升。
2020-10-29 19:19
10月25日,中国医学装备协会远程医疗与信息技术分会(以下简称分会)换届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理事长赵自林、中国医学装备协会秘书长李志勇、中日友好医院原党委书记李宁、北京医院原副院长许锋等出席会议。
2020-10-29 18:5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