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刘天池:真诚交互是塑造演员唯一法门
首页> 文娱频道> 明星 > 正文

刘天池:真诚交互是塑造演员唯一法门

来源:北京日报2021-05-25 09:3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她常说,话剧舞台是她的能量场。

  走到演员中间,手把手教他们展现出最佳状态。

  现代人的社交语境里,“老师”的词义范围早已被稀释,成为一种模糊了性别的礼貌代称,泛指在公共场合遇到的一切成年人。但总有一些人的存在,可以提醒我们: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能让人愿意唤他们一声老师的人,总是背负了更沉的责任,传递着更有价值的火种。

  刘天池是这样的一位老师——

  黑框眼镜,干练的马尾,剪裁爽利的西装,不碍于任何情面的点评。刘天池通过《演员的诞生》《我就是演员》等综艺节目走进了大众视野,我们中许多人第一次真切地感知到:“表演”是一个可以被教授的事情,是一种可以通过专业训练得到提升的技能。

  观众习惯于用直觉判断和批评流量明星生涩的演技,也会同样用直觉为“老戏骨”的情绪烈度点赞,刘天池在荧屏里揭开了演技的“黑箱”——原本语焉不详的台词在她的三言两语中被拆解为若干的戏剧任务,每个任务又变换成逻辑重音、身形步态、眼神落点,观众方才明白:哦,表演是这么教出来的,表演教师是这样工作的。

  这是刘天池的人生故事,故事从剧场开始,从学校出发,路过了银幕,经过了荧屏,向更远的地方走去。我们从“表演教师”的标签认识她,但在故事中,她轻巧地摘下了学生、老师、演员、妻子、女人等等标签,以令人惊讶的坦诚摊开了自己:一个独特而奇妙的生命,如是我闻。

  “舞台的生物”

  演员刘天池的学习之路,一路都充满了眼泪。为剧场、为承诺,唯独没有为自己。

  1991年,少女刘天池作为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的大一新生,第一次坐进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观众席,当天上演的是由当时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濮存昕、徐帆主演的《海鸥》。仿佛是某种奇妙的化学反应,大幕拉开,钟声一响,“还完全看不懂契诃夫”的新生刘天池就落下眼泪来,一溜儿坐着的都是同学,大家诧异不已,但泪水就是止不住。

  散场,一伙同学决定去天安门走走,一路走到金水桥前,刘天池的眼泪又止不住了。同学调笑一句:“你是不是没进过北京城?”回答是略带孩子气的誓言:“等我毕业了,就要考北京人艺这个剧院。”

  这么一个简单的奔头,让刘天池的四年变成了一颗围绕着人艺公转的小行星,剧院的灯光架子上、侧幕条边、排练厅里都留下过她看戏的身影,“都是蹭戏看”,大学老师领进门就告诉他们,这是中央戏剧学院,我没什么可以教你们,但这个空间会教你们,这里的图书馆会教你们。也是这段被戏剧浸润的时间,让年轻的刘天池认定,表演就是她自我生命释放的唯一方法,而剧场就是她的能量场。

  中戏毕业后,刘天池没有像少年心愿时那样进入人艺,而是漂洋过海去了日本四季剧团研习音乐剧表演,这是沾满泪水的第二个故事。

  作为影视演员,刘天池的起点极高。她的出道作品,是张艺谋导演改编自余华同名小说的电影《活着》。主演是巩俐、葛优,刘天池饰演的哑女凤霞是他们的女儿。接到角色的时候她才大三,在剧组一边拼命拍戏,一边和各位老师拼命学习。但正是在影视剧组的初体验,让她发现自己面对镜头远没有面对舞台的灯光来得兴奋。那种在排练厅和各个部门一起建立空间的创作才是她最向往的,她发觉自己还是“舞台的生物”。

  大四,中戏和日本四季剧团合作,为91、92级的学生做音乐剧训练,代课老师都是来自日本的“魔鬼训练师”。一帮搞表演的学生赶鸭子上架式地排起了音乐剧《西区故事》,拿今天的流行语说算是“唱跳双废”,一首“五重唱”愣是唱成“七重唱”。同学们连日本老师们带来的剧目说明书看着都新鲜,印刷精美的厚厚一册,当时国内剧场的说明书还都是一张纸。学生们都新奇:这就是音乐剧吗?

  寒假之前的汇报演出,刘天池每天都泡在剧场里。她最喜欢的场景是观众入场前,黑漆漆的舞台,只开了场灯,观众席的座位是黑的、空的,刘天池幻想着,再过一会儿,这个地方会有人哭、有人笑,那个地方会发生冲撞,这个世界上能发生的事全都会发生。

  散场后的剧场也让她着迷,观众席的椅子有的立起来了,有的趴着,舞台上有鲜花扔上来后留下的水渍,开演前还显空旷的空间因为一群陌生人的到来,产生了共情的欢乐与痛苦,“这是最美妙的时刻”。

  和日本四季剧团的缘分就产生在这个美妙的时刻。某次演出前,她又一次比化妆时间提早两个小时在剧场里巡游,碰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日本四季剧团创始人浅利庆太先生。空荡的舞台上,两个人相遇,女孩下意识地鞠了一躬。刘天池讲中文,浅利先生讲日语,各说了一大堆,谁也不能听懂谁。夏天的剧场里阴凉,刘天池就穿了一件短袖,浅利先生就把自己身上的马甲脱下来给她披上,刘天池更蒙了,又是一顿比划,这时候随行翻译终于赶到了,翻译了老爷爷的话:“你愿不愿意到日本来感受一下我们四季剧团?”少女回答:“谢谢,谢谢,但我要去北京人艺。”

  转头就接到北京人艺说,今年不招小花旦,要不你去考考国家话剧院?眼泪,倒还不是这时候掉的。少年心气最是桀骜的时候,于是真动了去日本求学的念头。当时的小翻译听说她改变心意,也欢欣鼓舞。还是找张艺谋导演给拿个主意吧,导演说话一针见血:第一,做演员就免不了被镜头选择,刘天池上镜的技术条件不是最好的——这话肯定不算好听,但理性的摩羯座少女深以为然,毫不介怀。第二,音乐剧在西方的艺术世界方兴未艾,学了一定有用,不仅应该去日本学,有条件还应该去美国学。

  刘天池于是定下心接受了四季剧团的邀请。过完年,出国手续都办妥帖了,又接到人艺电话:剧院决定还是留下她。两支橄榄枝,一边是曾经少年的誓言,一边是对国际剧团应允的承诺。

  这回才是真的哭成了泪人儿。身边的亲友都劝,还是留在人艺好——解决户口,未来可靠。可刘天池发现自己内心已经对音乐剧这种艺术形式产生了兴趣,理智与感性并行的摩羯座女孩,还是在物质条件和艺术理想中选择了后者。

  接下来就是三年扎扎实实的剧团生活。1998年,刘天池在高度成熟的日本音乐剧工业中走过一遭,带着浅利先生传播音乐剧表演火种的希冀,再次回到中戏校园,成为一位年轻教员。

  如何叩开一个演员的心扉?

  前不久,刘天池在自己的社交网站分享了一段视频。片中,她坦言,自己以前想当演员,就像巩俐一样,但张艺谋回应说她想得太多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你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也许可以成为一个好老师。”

  不少观众是从一档名为“演员的诞生”的综艺里知晓、结识了老师刘天池。当节目总导演吴彤到北京找到她时,起初刘天池是拒绝的,她直言,自己没有娱乐精神,不喜欢到节目上面搞那些夸张的东西。但那一年,该节目热度居高不下,很多人透过一幕幕堪称教科书级别的表演指导,记住了刘天池。

  在采访前,我几乎看遍了刘天池在综艺里展现的所有教学片段,大多数时候,她的教学对象——不论是前来面试的学员,还是业已出道的艺人明星——都在开始接触表演任务前显得有一丝局促。上课的时候,刘天池的语调并不算温柔,而是带着某种不容置疑的厚度。上大课,她会揪出在模仿练习中笑场的学生背下矿泉水瓶子背后的小字——练习专注力;面试时,她让声音颤抖的学员坐在地上朗读片段,安抚对方的情绪;一对一辅导,她让习惯用气声讲话的歌手学会在对台词的场合把嗓音压实。

  几番镜头的蒙太奇之后,我总能看到她面前的学生不同程度地放松了自己,舒展了身形,展现出了更自然的表演。更重要的是,我看到那些原本战战兢兢的少男少女们,对她展现出了全然的信任。

  她是怎样做到的?把进度条拉回去再看一遍,我始终找不到那个魔法发生的瞬间,找不到那个打开人心的口令。

  很多圈外人士,也包括教师同行都这么问过她:你的法门是什么?你如何叩开一个演员的心扉?

  “我的法门是:我的眼里只有你,没有其他了。”

  “我是从年轻演员一路走来的,我永远会让孩子感觉到,在他背后有一只手推着他,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他,只有你把他当成你最爱的那个人,才会消除他的紧张感。”她经常给他们举例子,在地铁里,空间很狭窄,人与人的物理距离是很近的,但是心理距离非常远,“我要做的是快速把我与学生之间的心理距离降到零,我会拿掉他身上的社会标签,选择只把对方当成一个人来看。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同一个频率共振,我们才能开启工作模式。”

  每次接到指导新演员的工作,初次见面,刘天池都会要求其他的工作人员、对方的经纪团队暂时离开——远离了那些注视目光给人为贴上的标签,拿掉了所有的社会身份,“当你把他心理的距离消除的时候,你会发现他是那么独特、美妙的一个生物,每个人都有他美妙的那一部分,他会跟你倾吐他自己的世界里的东西,我也放下‘天池老师’的身份,去作为一个个体,一个人而已,这种交互就是有价值的,这是情感的真诚互换。”

  往往只需要两个小时,演员就被“打开”了,或者说,他们就能向彼此打开自己。

  多年的挚友小陶虹说她,“你就是孩子养少了,你适合当很多人的妈妈。”事实是,很多刘天池带过的学生不叫她老师,而是叫“池妈”。

  让我们把刘天池人生故事的进度条往回拉一点——1998年,刘天池刚刚回到中戏,恩师高景文带着她在内的三位年轻教员组织教学工作,表演系98班学生们比刘天池小不了几岁,其中就有后来为观众熟知的演员邓超。彼时有的前辈对她当老师这件事有点疑虑,觉得刘天池本就是好演员,教职这份差事,她做不久的。

  有一次,高景文老师不在,委托刘天池全权组织一节课。她稍微有些紧张,带着准备好的课件早早来到教室,开始上课,她喊:“集合!”全班的学生“唰”的一下站在了对面,整整齐齐,刘天池蒙了,“稍息,立正,向前看”,三个指令说完,她觉得自己被某种东西牢牢地抓住了。

  “我明白了原来一个教师的责任有多大,你的任何一个口令、任何一个表达,都主宰了这个空间,你是传道授业的核心。我现在已经不记得那节课我讲了什么,也不记得上得好还是不好,但我永远记得那三个口令——这三个口令让我觉得我必须要把教师这件事搞明白,因为你肩负的责任太大了。”

  做演员,她在台上表演,观众在下面看,信息接受与不接受,选择权在观众;做老师,在课堂上的每一句话,学生都听进心里去,她自觉这件事“太严重了”,开始反省自己的学识,于是一路考研、考博,带着一个师者的自省,不断精进。

  于是那个被预言很快会离开学校的年轻教员,就这样一天天变成了天池老师,再变成学生嘴里的“池妈”。孩子们汇报演出的时候,她成了那个站在侧幕条边的人——原来的站立,是“蹭戏看”;现在的站立,被她叫做“堂而皇之地监测”。她听见观众因为她的学生们的表演大笑、哭泣,谢幕的时候孩子们冲过来抱她,她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幸福感笼罩着。

  今年,是刘天池从事戏剧教育的第22年,有朋友看她备课不无惊讶,你现在还每节课都做新的课件啊?她就会说,对啊,每天面对的孩子都不一样啊,有时候学生一样,空间、时间不一样,还是要调整,教学这件事,“是不能开玩笑的”。

  2016年,刘天池创立了刘天池表演工坊,希望将戏剧教育,带给更多对表演有需求、有兴趣的人。工坊作为连接校园与市场的一道桥梁,汇聚了众多具有丰富表演教育经验的一线教师,在基础体系教学之上,独特地加入镜头感训练、片场自救训练、配音实战训练等新型教学。不久前,第15期演员实战训练营还举行了结营汇报演出。

  “一直以来,我觉得中国人把表演、戏剧这件事看得太小了。我工作的时候对自己说,我要放大戏剧的功能——戏剧本身是一个工具,它让你更好地假定生活之外的事情。我们一生都在虚实之间,戏剧的假定性是虚,但通过假定性去了解和学习表演的过程,又是最实在的。”

  “比如有的小孩子喜欢做饭,说我现在假定自己是一个厨师,你就通过戏剧去引导他的逻辑思维能力,你要问他通过什么过程才可以扮演一个厨师,你喜欢中餐还是西餐?中餐的话,你喜欢川菜、鲁菜还是粤菜?如果是川菜,你需要什么样的调料?”

  “戏剧其实就是这样的一个学习工具,我愿意带动更多人去熟悉它,使用它。”

  永远为个人兴趣留有空间

  进屋就被房间里的檀香抚慰了心神,待安静下来看,刘天池穿着一身运动服,舒舒服服盘坐在沙发上,面前的矮茶几布置得雅致,掌心大的太湖石,放在插了花的小瓶边,小茶壶里泡着普洱,傍晚喝也不会搅扰了精神,两个干干净净的小瓷杯已经在旁边候好了。线香插在准备好的器皿里,丝丝缕缕飘散出来。

  “你能喝普洱吗?”房间的主人柔声问我。

  恍惚间,我差点忘记这只是刘天池出差临时下榻的酒店了。

  饮茶是学生时代就留下的习惯。她形容做演员这一行无论男女,都是“喜杂食、好群居”,而这绝非贬义。实在是因为戏剧散场,好演员的情绪还在最高点上,一定要做些什么卸下来,消散去。大部分人选择宵夜,和同伴们小酌几杯,再经几番热聊,让角色的精神彻底出走,把身体腾空。而刘天池觉得那样太耗神,于是选择喝茶,大学宿舍里,一盏茶,几个姑娘分着喝,再泡泡脚,就是一夜好眠。

  于是就算是出差再忙,她都有茶器傍身,“每天只要花半小时爱自己就够了。从外面进来,我会在这个地方停留半个小时,其实是做一个里外的交接,我跟别人分享过,但他们好像坚持不住,我说你忙到凌晨两三点,你自己身体的疲惫,精神、思绪上的混乱,需要找到一个地方把它放下,第二天才能够再启程。”

  一壶茶,一支香,一个热水澡,在一个只属于自己的宁静时刻结束,再然后就是一沾枕头就睡着。

  先生祖峰嘱咐她:没事别老和人聊失眠这种事,“太凡尔赛了”,刘天池有时候觉得,每天的太阳都是照着自己的,有时候洗澡,水冲在身上,就觉得好像全世界只有这里有热水一样,直冲得全身通红,通体舒畅。

  不出差的时候,刘天池还有一个“事”——穿珠子,做手串和挂件。她在家弄了个“小作坊”,各种珠子:水晶、琥珀、蜜蜡、菩提子、十八子……一个个小盒子摆过去。除了工作拍摄,她也没有戴首饰的习惯,穿好了就送人,工作再忙,她也要给自己的兴趣留一个空间,要不然“我来这个世上干嘛来了”。

  先生祖峰的兴趣是书法,有时候晚上两人喝完茶,睡觉前会不约而同打开淘宝,刘天池看看珠子耗材,祖峰浏览笔墨纸砚,还互相交流,彼此下单买给对方。

  “很浪漫!”我忍不住感叹一句。

  “也许别人看来是浪漫。我倒觉得是,刨除了社会给我们的各种身份标签之后,我们是有各自兴趣、趣味的两个鲜活个体,不是说你是丈夫,我是妻子,我是觉得这个东西挺好玩的,分享给你看看。”

  “我们是两个孩子。”

伊玚

[ 责编:张晓荣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习近平会见马来西亚总理安瓦尔

  • 习近平会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冰是宇宙中最常见的固体,它们是恒星形成的基础,也是生命之源。 研究人员展示了-170℃左右的低温衬底上气相水凝结成冰晶的过程,发现了立方冰在这种低温衬底上的优先形核生长。
2023-03-31 09:36
当前,发展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各国抢抓信息技术与产业变革机遇的重要手段。
2023-03-31 09:29
科技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只有不断加大创新力度,研发新技术、新产品,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发展壮大。
2023-03-31 09:29
让黄健骄傲的是,他的团队与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合作,于2015年已开始开展台风海洋飞沫过程观测,即使现在,国际上海洋飞沫现场观测也是少之又少。
2023-03-31 09:27
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元宇宙这些关键词近年来越来越多地进入普通人的视野,意味着数字经济及其所催生出的前沿技术,正在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和生产方式。
2023-03-31 09:16
规范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经营活动,引导农民专业合作社依法参与乡村振兴。
2023-03-31 09:16
中国已与140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农业合作
2023-03-31 09:22
种了半辈子地,从未上过大学、发过论文,山东省平原县腰站镇锅培口村农民王笃春,不久前获评中级职称。
2023-03-31 09:20
让创新人才脱颖而出、尽展才华,需要为其创造政策完善、机制顺畅、平台广阔、氛围友好的环境。
2023-03-31 09:17
面对复杂不确定的战略环境,决策者和智库都要提高战略思维、战略预见、战略把握、战略运作能力,在驾驭全局的基础上统筹谋划“战略目标—战略能力—战略行动”。
2023-03-30 09:23
“慧眼”卫星和“极目”空间望远镜观测迄今最亮伽马暴示意图 中科院高能所供图  基于极目空间望远镜的精确观测数据,科学家们发现GRB 221009A将伽马暴亮度纪录提升了50倍。
2023-03-30 09:08
作为一名基层一线科技工作者,这辈子,我只想做一件事:为制造中国自己的量子计算机而不懈奋斗。 2003年,我和其他5位科技工作者一起,在中科大一间闲置教室里成立了中国第一个量子计算研究小组。
2023-03-30 09:04
积极引导各方面一起来关心青年科技工作、奖励青年科学家,对于夯实中国科学技术青年人才力量、培养未来科学家,意义重大。
2023-03-30 09:03
拉尼娜现象确实会导致全球气温降低,但具体到某个地区,其冬季是冷冬还是暖冬,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2023-03-30 09:19
研究人员还调整了这一系统,用于针对活体小鼠的细胞,表明该系统可用于在活体生物中引入蛋白质。张锋解释称,治疗分子的递送是当前医学的主要瓶颈,团队需要大量的选择性研究,才能将这些强大的新疗法送入体内正确的细胞。
2023-03-30 09:18
就中国人工智能的发展而言,白春礼认为,既需要国家政策的制定和大量投入,也需要科学家创新能力的提升。
2023-03-30 09:15
为这些伪科普买单的受众,常常是诚心求医问药、但科学素养不足的中老年群体。我们不仅期待职能部门重拳出击,也希望全社会共同亮剑,让真知识脱颖而出,让伪科普无处容身,还网络生态“清朗”蓝天。
2023-03-30 09:14
传统立式车铣机床多为三轴,指代表刀架水平移动的X轴、滑枕上下移动的Z轴、工作台上回转的C轴,共三个进给伺服轴。2023年以来,武重集团陆续接到批量机床订单,用户来自风电、机械工程箱体加工及齿轮加工等领域。
2023-03-30 09:13
走近一看,“小房子”好像挺简单——灰顶是覆盖的太阳能板,蓝色外壳下的两条履带,恰好跨在两道茶垄上。
2023-03-29 09:18
安市白甸镇瓦甸小学学生在科技社团活动中体验操控机器人。
2023-03-29 10:5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