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讲故事从来就不是“羊大为美”
首页> 文娱频道> 资讯 > 正文

讲故事从来就不是“羊大为美”

来源:北京青年报2021-06-11 10:03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韩思琪

  《窥探》及其番外篇《窥探:捕食者》无疑是今年韩剧年中、甚至是年终盘点时,不可绕过的重要一章。

  “如果可以通过胎儿基因检测是否为精神病患者,肚子里的孩子被确认是患者,您是否会选择生下来?”《窥探》延续了韩剧近些年流行的高设定,直接将效果拉满,在开播之初便将观众的兴趣拉至最高点。

  该剧的英文片名《mouse》似乎更切近该剧的气质内核:小白鼠。剧中主角郑巴凛作为“恶二代”是其父亲“换脑手术”的实验对象,导演崔俊裴开集便用一组蛇与鼠的镜头给出了故事的隐喻。在我们的常识中,蛇是鼠的天敌,然而,镜头下却是老鼠咬了蛇。剧外,编导与观众一起,随着剧情的推进共同进行一场社会思想实验:恶究竟是先天基因的缔造?还是能被后天环境所改变?

  具体来说,《窥探》的设定是这样的:如果精神变态的基因可以从胚胎状态中检测出,被识别出携带此基因的胎儿有99%的可能是共情闭合的变态杀人狂,剩下1%的可能是:这会是一个天才。这个几率要不要赌?敢不敢赌?

  如若不敢赌,由此通过堕胎法案,涉及的是胎儿是否有人权的伦理问题。尤其,对于法律层面与宗教层面都反对堕胎的韩国来说,这一思想实验与现实的语境发生着粘连,并具有十分切实的指向性。女性是否对自己的身体享有权利?胎儿又能否算“人”?在2020年的韩国,除一些特殊情况之外,女性堕胎仍会面临刑罚,有关堕胎的合法化问题的讨论也一直处在舆论的中心。

  如果要以99%绝对的、压倒性的大多数去抹杀掉那1%的生存权,这种边沁式功利主义的做法,将所有的价值都表述成一种通用的货币价值。用99%与1%精确地比较利益、计算得失,如此做法意味着冰冷地计算牺牲与代价。

  可是,选择牺牲谁?谁又“应该”被牺牲呢?这个“应该”又有谁有审判的权利呢?

  这个经典的“电车难题”,被裹上了一层软科幻的外壳,再次被推出。尤其,剧情还烧脑地夹杂了两个“恶二代”,究竟哪一个才是真的变态凶手?是看起来情感淡漠的医生?还是正直的新人刑警?能否有人能够打破99%的魔咒?悬疑之上再叠反转,甚至于魔幻地安排了脑前额移植手术,换脑后剧集的重重迷雾又浓了一度。

  《窥探》首先抛出来的全民选择是,25年前,轰动一时的杀人案后,以一票之差,最终未能通过堕胎法案。然而,当时间线拉到25年后,当时幸存下来的、携带精神病态基因的两个孩子长大了,震惊全国的连环杀人案又再次发生,凶手是他们中的哪一个?变态杀人犯的孩子,是不是必然会长成一个杀人犯?这种宿命式的“被预判了的预判”,是否还有翻盘的可能呢?

  犯罪预防,这样的社会思想实验,一直是创作的热门命题。不止韩剧,远到菲利普·迪克与斯皮尔伯格的《少数派报告》的预知犯罪,近到号称“社教派”的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疑罪应当从有还是从无?犯罪预警的警戒线应设置在动机还是行为?

  又该如何面对和理解“纯粹之恶”?《窥探》故事的第二层同样在于此:当我们定义“法”时,是选择实证主义的绝对中性之法?还是选择非实证主义的、包含了良与恶之判定的、正义绝对性的法?

  精神变态的杀手,固然在脑科学的研究层面被部分地验证存在着基因缺陷,或是脑神经共情回路的闭合。但后天的环境,社会的环境能否将这株“恶”结出天才之果,社会的悲剧能否有挽回的机会?因为共情缺失导致的先天人格障碍,会不会必然引发后天的“恶”?基因就如同人搭载的出厂设置,如何编写自身的“程序”还要看现实代入的公式如何,就这样,《窥探》的叙事野心又想将“社教派”纳入囊中。

  当然,这还源于故事的构思来自韩国一个真实的案件,2017年仁川发生了一起惨案,“仁川小学生被杀事件”,虐杀女童的是一个19岁的女孩。当被问及有何遗憾时,她在被害者家属面前回答道,“天气这么好,我却无法出去欣赏樱花”。而《窥探》结局处作为“恶一代”的韩书俊说了同样的一句台词:“这种天气还不能去赏花,好伤心”。在社会悲剧面前,人们的理性与认知会找寻一种“合理”的回答。所以有了种种面向“恶之因”“恶之花”“恶之果”的思考。

  随着故事展开,解谜的线索逐渐深入,悬疑与软科幻的壳子层层剥落后,故事的内核还是韩剧的三板斧——在爱的呼唤与反思中去讲:人有选择。这样,兜了一个圈,《窥探》故事似乎回到了2020年热门韩剧《恶之花》的回答:男主父亲的杀人犯基因,如同锁在他血管上的诅咒,但他仍在与妻子的爱中一次次地与命运抗争,最终获得了成功。不过,主人公郑巴凛将《恶之花》的社会思想实验向前推进了一步。

  换脑手术的魔幻设定,新的大脑让故事主角拥有了再选一次的机会,“我是谁”,我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郑巴凛身上被涂上了一层追问自我的色彩,这个包含哲学式挣扎的角色极易让人跳戏到《拆弹专家2》中刘德华饰演的潘乘风,失忆后被“洗”为一张白纸的潘乘风,在做好人与做坏人之间反复横跳。他的选择,善恶一念之间,“信,就是警察;不信,就是恐怖分子”。关键在于,信念与选择。而人之为人,就在于人有选择。

  类似的,《窥探》的结局处编剧让郑巴凛与儿时的自己相遇,让这个没有共情能力的杀人狂,能够忏悔、感受痛苦、希望赎罪。他向上帝祈祷不想变成怪物。图穷匕见,剧情的重点再次转了个圈儿,编剧最终的企划意图终于露出:将对现实的思考嫁接到了心灵与信仰的力量上,最终解决的办法在于忏悔之心。

  在极限设定里“狂飙”、经历三次急转弯的强反转,可以理解为是剧情的起伏与悬念。同时也暴露出了编剧驾驭高设定故事的短板,伦理、科学、社教、宗教……《窥探》可以算是麦基所说的以情节见长的“大故事”,然而,这个大故事内里是“设定”撑起来的虚。似乎只要当叙事节奏足够快、反转足够多,观众便可无暇去细究其合理与否,可谓是一力降十会。

  然而,一个好的故事不见得是“大故事”。比起对角色人性幽暗处浓重的描摹,《窥探》花在悬疑之“骨”衔接上的笔墨显得过于简笔画、太儿戏了。精彩的设定可以撑起“炫技”,却也容易让角色成为在极限设定里“跑酷”的工具人,再次去人性化,从而失去获得观众真实感的投名状。可以说,若继续向极致浮夸的“天空之城”攀登,韩剧那些关注的现实问题必定会被再次“折叠”。

  韩剧《窥探》显然走的是复制美剧的模式,但这类悬疑罪案韩剧还有“回头路”可走吗?还是只能将“跑酷”进行到底了呢?◎韩思琪

[ 责编:张晓荣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见证百年中国铁路发展主题展览开幕

  • 安全月里学安全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科技部、中国科协、全国妇联介绍推进科技创新巾帼行动有关工作情况,向巧、乔杰、付巧妹、邱丽娟、陈洁、帅梅等女科技工作者作交流发言。
2021-06-18 19:20
有数据显示,中国目前肩袖损伤患者超过7500万,其中巨大型损伤患者为2500万,肩袖损伤治疗方案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2021-06-18 10:31
高能所取得的12T双孔径性能指标,居于国际前列,是加速器超导磁体自主核心技术发展的新的里程碑。
2021-06-18 10:17
6时30分许,问天阁南侧门打开,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飞行乘组3位航天员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身着乳白色航天服,面露微笑,从容走来。在3位航天员身后的墙面上,是执行此前6次载人航天飞行任务航天员的照片,三度出征的聂海胜与再度出征的刘伯明也在其中。
2021-06-18 09:49
“一带一路”巴黎论坛第三届会议上来自中法两国政府、商界、智库等500余名代表围绕中法和中欧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展开交流讨论。
2021-06-18 09:49
通过视频连线出席启用仪式并致辞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这台量子计算机将是德国这样一个高科技国家的金字招牌。
2021-06-18 09:46
巴斯大学天体物理学系主任、伽马射线专家卡罗尔·蒙代尔教授的团队在爆炸几分钟后首次发现了高度偏振的光,这证实了具有大规模结构的原始磁场的存在。
2021-06-18 09:46
经过一些额外步骤后,研究人员制造出了柔性晶体管,其性能比以往用原子薄型半导体生产的任何晶体管都高出几倍。
2021-06-18 09:45
参宿四是距离地球第二近的红超巨星,2019年11月至2020年3月,观测显示整个参宿四的可见亮度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变暗,引发了人们对其原因的大量推测。
2021-06-18 09:43
2021年6月17日是第27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今年我国确定的主题为“山水林田湖草沙共治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2021-06-18 09:42
深中通道伶仃洋大桥作业全部在海上,施工期间更是台风频繁,270米超高的索塔施工步骤繁琐,工艺复杂,给项目现场施工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2021-06-18 09:40
记者日前从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了解到,由该所自主研发的科维福新型冠状病毒灭活疫苗16日在云南省昆明市寻甸县、东川区、嵩明县开始正式接种。
2021-06-18 09:39
我国西部地区存在大量铁路、水利、公路等领域的隧道/洞工程,“雪域先锋号”的研制与应用对高原高寒地区隧道施工具有重要开创意义。
2021-06-18 09:38
无论家长打算用何种方式寻求志愿填报的辅助,都首先得对自己、对孩子有比较清醒客观的认识。
2021-06-18 09:36
来自江南造船、中山大学科考船建设指挥部、佳船监理公司、设计单位708研究所、CCS、DNV-GL以及30余家设备商的近200人参加了本次试航。
2021-06-18 09:34
6月17日9时22分,搭载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的长征二号F遥十二运载火箭,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直冲霄汉。
2021-06-18 09:33
1992年立项、1999年首飞,近30年来,长二F火箭全程参与了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三步走”战略,共执行十余次任务,将12名、17人次航天员送入太空。
2021-06-18 09:15
自1992年载人航天工程启动以来,从神舟一号到神舟十二号,神舟飞船12次飞向太空;从2003年杨利伟首访太空到2021年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3位航天员顺利升空,我国共有12名航天员飞上太空。
2021-06-17 20:05
在最近一篇发表在《自然·通讯》上的论文中,科学家通过在地面模拟极光,最终将极光中粒子的加速机制指向了阿尔文波。
2021-06-17 09:54
公报表示,通过“花粉DNA元条形码”技术,可以了解蜜蜂的食物状况,间接调查蜜源植物分布情况,以便将来设法帮助蜜蜂找到更有营养的蜜源植物。
2021-06-17 09:5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