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剧场直线下坠:关于悬疑剧的悬疑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迷雾剧场直线下坠:关于悬疑剧的悬疑
首页> 文娱频道> 资讯 > 正文

迷雾剧场直线下坠:关于悬疑剧的悬疑

来源:北京青年报2021-11-19 10:3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第一季有口碑了,第二季请得起大牌,第一个大牌上场,直接把星星之火扑灭在萌芽中,扑街到无人知。”

  “如果演员不想淋雨,就不要安排雨天的背景,雨声唰唰唰,俩演员身上却是完全干的。”

  “低幼的台词,莫名其妙的转场运镜,不合时宜的聒噪配乐,毫无悬疑感……”

  自“《八角亭谜雾》浪费班底”之后,“迷雾剧场”今年推出的第二部剧《致命愿望》再遭滑铁卢,豆瓣评分已低至4.1分。

  去年“迷雾剧场”的巨大成功,令媒体惊呼“短剧元年来了”,甚至还意外地带火了网络梗“一起去爬山”,则今年迷雾出品的两部剧加起来,豆瓣评分还凑不够10分(《八角亭谜雾》的评分是5.7分),堪称惨不忍睹。

  难道,“迷雾剧场”也将走入“一声震得人方恐,回首相看已化灰”的魔咒?究竟是什么塑造了这一次次“暴火—暴跌”的无聊游戏?迷雾的热度仅维持一年,时间也太短了吧?

  从传统的螺旋式下跌,到“迷雾剧场”的自由落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迷雾剧场”成了“迷惑剧场”

  悬疑剧不是一个单独的剧种,从没有一本专业书籍提到过这样的分类。悬疑本是讲故事的技法,类型剧可以用,严肃剧也可以用,只要是好故事,都有悬疑的一面。娜拉出走后该怎么办?安娜·卡列宁娜为什么自杀?都是悬疑,只是怎么突出悬疑性,人人理解不同。

  悬疑大师希区柯克曾有一段精彩论述:

  三个人正玩扑克牌,牌桌下放着一颗炸弹,炸弹突然爆炸了。如果讲这个事实,就毫无悬念。如果事先告诉观众,桌底下有颗炸弹,玩牌的三个人毫不知情,那么,观众就会时刻担心炸弹会如何爆炸,于是,悬疑就产生了。

  这段论述被概括为“炸弹理论”。

  “炸弹理论”的本质在于,它出现了两个时间——“当事人时间”和“旁观者时间”。当事人不知道将发生什么,旁观者却预知了结局。这个错位唤醒了人的生物本能——我们都不知道明天会如何,可理性又不断在提醒:明天是“必然的”。

  人类是唯一会讲故事的动物,因为故事,我们在组成超大型社会的同时,还能保持一定的个性。生活在丛林中的原始人,与奔波在格子间中的白领,会被同一个故事打动,当他们倾听时,沟通便达成了,人类因此成为进化的受益者。

  然而,故事思维有其短板,它提供的是一个残缺的拼图。

  讲述时,我们都会不自觉地带入“主语+谓语+宾语”的情境中,可世界真有“主语”和“宾语”吗?谁是天生的主动者,谁是天生的接受者呢?当我们说“A是B”时,这个“是”是什么?它真的存在吗?

  故事用“发生—发展—高潮—结局”诱惑着人类,暗示一切自有秩序。沉浸其中,人便渐渐忽略了非秩序、可能更广阔的那一部分世界。可人类如果真能掌控明天,可能非常可怕——每个买股票的人都会发大财,每个成功都与个人无关,每个梦想都成了自嗨。

  故事比现实有趣,也比现实虚假。在故事与世界之间,有一个永远圆不上的谎,于是,悬疑成了不可或缺的补丁。这就是为什么,悬疑本身不能构成一个故事类型,它只能附加在别的类型的故事上。这种“悬疑+”的特点拓展了创作的自由,但对“无法复制便没有价值”的商业来说,却是一杯毒药。

  做悬疑剧,就是一个漫长的押宝游戏,谁也不知道何时押对,何时押错。

  《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确实不错,但它们不能提供一个套路,可以反复钻进去,次次都赚钱。走悬疑路线,早晚会口碑崩盘,“迷雾剧场”只是崩得略早了一点。

  “陌生化”,成本远比想象的高

  悬疑剧的原罪在于,它需三方共同参与创作,即导演、影片、观众。

  悬疑剧需要建立一个召唤结构,构成方式无非四种:观众知道险境,剧中人不知;剧中人知道险境,观众不知;剧中人与观众都不知道险境;剧中人与观众都知道险境,但不知道如何排除。

  可见没有观众参与,悬疑剧便失去了根本,所谓悬疑剧,就是创作者必须每次都跑赢观众,身处信息时代,很少有人能在这个漫长而艰难的博弈中,成为永远的赢家。当然,市场需要、审查也参与了博弈。

  几方压力下,最大公约数成了“陌生化”——讲一个足够陌生的故事,在人们无法很快给出评价时,先把利益捞足。

  其实,“迷雾剧场”在2020年也难称完全的成功,只是《隐秘的角落》(豆瓣评分8.8分)和《沉默的真相》(豆瓣评分9.1分)这两部特别火爆而已,另三部口碑不佳,况且,收视率高企的背后,平台依然负债累累。

  《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能成功,核心就在“陌生化”。前者是“悬疑+伦理”,颠覆了人们对青少年内心世界的认知;后者是“悬疑+侦探”,揭示了人性的黑暗。

  悬疑需要“陌生化”,但“陌生化”并非悬疑的全部。强调“陌生化”,是一个刻意的误会,目的在于短平快。

  “陌生化”的优势在于,它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从而避开如何设置悬念、合理性能否经得起推敲、小悬念与大悬念是否协调等形而下的质疑。

  然而,“陌生化”在当下注定是稀缺品,网络已构成一个集体排斥“玩烂梗”的机制,在抖音之类的短视频的挤压下,还有什么能算陌生呢?事实是,今天“陌生化”的成本远比想象的高。

  世界已高度清晰,已不再需要几个影视创作者来提供新的“陌生”了。靠“陌生化”收割的红利,迟早会被“陌生”赔光。于是,“迷雾剧场”终于祭出大招——用“违和”替代“陌生”。

  很难想象,那么多大牌汇聚,竟然都没看出《八角亭谜雾》中念玫表演中超越天际的违和感;凌乱、重叠而不必要的镜头语言,似乎刻意将啰嗦误会为“慢悬疑”……任何一本写作教科书,都会明确告诉读者,艺术需要情节,而非细节。把怎么吃饭、怎么走路、怎么聊天塞进来,且不经筛选和处理,这真的是专业人员做的事吗?

  至于《致命愿望》,农村版蒸汽朋克的设置,坏人们努力呈现低智商的阴谋,几乎所有主角都拉胯,故意凌乱的镜头剪接……演员、导演、制片人、审查者,如此多的环节,竟无人当场笑出声来?用“手机APP+人性恶”就颠覆了一座城市,这真是来自成年人的想象?

  可怕的不是“要赚钱”,而是丧失了均衡感,为出位,不惜选择自杀式方案。

  吃短线饭,难免吃成短线人

  “迷雾剧场”以惊人速度崛起,又以惊人速度衰落,这种波峰、波谷的折腾,体现出定位的偏差:究竟是要创作,还是要制作。

  “迷雾剧场”的框架是创作性的,买IP,不计成本,给时间,反复推敲……和传统影视制作模式基本相同,可在具体操作中,又极端商业化,抓眼球,追市场,造议题,重宣传,傍明星……

  谁也无法在这两极中开出一个制度的解决方案,所以一切靠具体操作,靠一次次细微的协商与冲突,哪方强势,哪方就能暂时主导。于是,真正有说服力的,不再是创作需要或制作需要,而成了既往成功经验、行业规则、过审技巧、知名度等的比拼。

  这种含混的局面带来两个问题:

  其一,降低效率。各种意外下,“迷雾剧场”的产量不高,没有规模,就只能押宝在单品上,成为一次次单兵突进,独立走完“投入—生产—推广—盈利”的长链,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可能给全局造成损失。

  其二,易落入“小圈子幻觉”。即每个圈内人都看出了问题,但基于各种原因,谁也无力去解决,结果大问题变成了小问题,小问题变成了没问题。这与参与者的素质、能力无关,几乎所有精英团队都曾被“小圈子幻觉”把控,“迷雾剧场”也绝无可能持续保持清醒的判断力。

  现实是,在弱规则的博弈中,创作者不得不去懂一点商业,商业人不得不去懂一点艺术,双方都以为成为脚踩两界的内行了,却都忽略了,他们并没在经历“试错”的过程,如果别人埋单,外行就永远不可能形成真正内行的感觉。

  这是一个值得记取的教训:几乎所有重大错误,都源于内行人的外行操作,因为他们只在名义上被算成内行。

  艺术品靠创作,商业靠制作,这是常识,相信“迷雾剧场”的操作者也都了解,可究竟怎么制作,却是一个大问题。

  标准的制作流程应该是,先做市场调研,拿到足够多的数据,通过分析,决定产品的生产方式、销售方式。可现实是,有多少影视剧会这么做呢?更常见的方式是,判断一下作者知名度,立刻买进IP,改编时发现难以入手,便束之高阁,几年后,见市场仍有期待,便加以魔改,通过连番炒作,一个“爆款”便诞生了。

  几乎每个平台都在高谈“拉动市场”,少有人谈“适应市场”。“拉动”见效快,能炒作个人知名度,一个案例做对了,便成圈内名人,至于无数玩失败的案例,只能平台埋单。

  其实,创作与制作之间的冲突很容易协调,真正难协调的是长线制作与短线制作的冲突。狼长大了也不会吃草,习惯了短线制作,就只愿在宣传中砸钱,不愿在调研上用力。看到豆瓣上,《八角亭谜雾》竟然还得到了无数个五星,还有人赞美《致命愿望》有科幻感,实在让人无力吐槽。

  吃短线饭,难免会把自己也吃成短线。从这点看,“迷雾剧场”并不冤。

  悬疑剧没冬天,它会一直存在

  “迷雾剧场”的快速跌落,引人担忧:悬疑剧的冬天,会不会即将到来?

  悬疑剧在2008年—2009年曾火爆,但那时火爆的是刑侦剧,悬疑只是附件。既然没有真正的悬疑剧,只有“悬疑+”,那么,真正决定悬疑剧未来的,在于该加什么,而不是有多悬疑。

  我们往往以为,加什么是自明的,可当意义不再闪耀时,自明的也会走向黯淡。

  移动互联网正将人们带入后真相时代,在这个时代中,最大的恐慌在公共议题消失。一切正变得不再重要,资本通过日常话题(比如美食、服装、美容、健身等)的过度生产,将严肃话题挤压到边缘。事实证明,改造舞台比改造思想更容易,也更有力,当舞台本身熠熠生辉时,形而上就显得寒酸。

  在今天,如何回归真议题、发现真议题,而不是被时尚裹挟,成为它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对创作者的考验。

  保持定力,才能扎下根去。可遗憾的是,这种定力也需要基础,需要文化沉淀与教育的加持,需要个体的持续努力。而《八角亭谜雾》暴露出让人不安的信息:即使是比较优秀的创作者,其思维深处,依然是对现实的无条件接受,当他们说起真实时,并无任何批判性的视角,除了耍个性之外,绝无反思。这便远远脱离了人类文明发展的主脉。从某种意义上说,更像是不健康童年、残缺背景下形成的偏执,极少出于理性,更多是为了防御。

  没有持续的内心修炼,就永远找不到精神的根据,只能把习惯、直觉、错觉当成依据。于是,他们反而不如他们所要超越、所要拒斥的一切更高级。融入时尚,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一种提升。希望他们给“悬疑+”背后加上重量,暂时不太可能。

  不必担心悬疑剧的消亡。只要讲述,悬疑就会存在,只要人类还是“故事动物”,悬疑就会存在,只要我们还渴望更多的交流,悬疑就会存在。

  真正的悬疑剧的本质便是小众,所以它一直在冬天,而市场需要的悬疑剧,是一种为了烧脑而存在的高级智力游戏,那就要等出现一批更高智商的创作者,才能改变局面。

  所以,还是等洗牌吧。◎陈建新

[ 责编:张晓荣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融安:水清岸绿生态美

  • 奥运健儿大汇演在香港举行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今日,中国气象局召开12月新闻发布会。中国气象局办公室主任、新闻发言人宋善允在发布会上透露,今年冬季(2021年12月至2022年2月)影响我国的冷空气活动频繁、势力偏强,主要以偏东路径影响我国。
2021-12-03 09:46
记者从国家航天局获悉:11月,我国“天问一号”与欧空局“火星快车”任务团队合作,开展了“祝融号”火星车与“火星快车”轨道器在轨中继通信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2021-12-03 09:44
数字人民币多地试点一年多来,应用场景持续创新,公众接受度不断提升。截至今年10月22日,数字人民币已开立个人钱包1.4亿个,企业钱包1000万个,累计交易1.5亿笔,交易额接近620亿元。
2021-12-03 09:43
签署“军令状”、不设门槛、限时攻关……11月15日至19日,2021年成都市“揭榜挂帅”科技项目(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重点场景建设领域)拟支持项目名单公示。
2021-12-03 09:41
如何给长期驻留空间站的航天员提供新鲜食物,一直是令人头疼的问题。世界各国一直没有停下太空种植实验的脚步。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包括辣椒、草莓等在内的上百种植物种子,被先后送入国际空间站进行培育。这其中,辣椒是太空种植实验中最受欢迎的食物之一。
2021-12-03 09:40
山东是国内主要“粮仓”之一。按照山东省粮食和储备部门的统计:2020年全省粮食总产量达到5447万吨,占全国粮食产量的8.14%。通过技术减少粮食损失,山东是怎么做的?
2021-12-03 09:39
在2日发表于英国《自然·遗传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中,安进 (Amgen)制药属下deCODE基因公司的科学家们展示了通过结合序列多样性和RNA表达的数据,测量出迄今最大规模血浆中大量蛋白质的水平,以深入了解人类疾病和其他表型。
2021-12-03 09:31
196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菲利普·沃伦·安德森在1973年首次提出一种新物质状态——量子自旋液体。其不同性质在高温超导和量子计算机等量子技术领域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
2021-12-03 09:29
美国计算机巨头IBM近日宣布研制出一台能运行127个量子比特的量子计算机“鹰”,这是迄今全球最大的超导量子计算机。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此前曾推出62个量子比特可编程超导量子计算机原型机。世界各地的政府和组织正在源源不断地增加在量子研究和开发领域的投入。
2021-12-03 09:28
半个世纪以来,科学家一直在寻找解决“蛋白质折叠问题”的方法。这是生物学领域的一项重大挑战,难倒了几代科学家。但现在,人工智能(AI)解决了这一问题。
2021-12-03 09:27
据英国《自然》杂志2日发表的一项研究,科学家用人多能干细胞建立了一个模型,可用来研究人类胚胎植入子宫的过程。人胚状体(blastoid)是模拟早期人类胚胎的结构,在研究中能准确再现人类胚胎早期发育的关键阶段,包括黏附在体外子宫细胞上。该模型或有助于推进我们对人类发育早期阶段的认识,以及开发不孕不育的治疗方法或避孕药。
2021-12-03 09:26
贺兰山保卫战打响之前,宁夏北部石炭井、汝箕沟等煤炭开采集中区对植被和土壤的破坏,造成了贺兰山脆弱的生态系统进一步退化。
2021-12-03 09:25
王建明介绍,所有病例均是大于18岁的成人,经过PCR核酸检测证实为感染了新冠病毒,且均感染德尔塔毒株。
2021-12-03 09:23
因患范可尼综合征,“轮椅姑娘”李长盈自幼就与骨折、骨软化一路抗争,家庭也陷入困境。在滨州医学院,她享受到了专业教育和“医学大家”的专业救护。好消息是,就在最近,她以专业课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青岛大学肾内科硕士研究生。
2021-12-03 09:22
“老一辈科学家取得的重要发现令人羡慕,但我们应该知道,这些成就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勇于攀登、数年如一日、不忘初心、坚持不懈的成果。”12月2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举办弘扬科学家精神主题活动,该所多位研究人员谈了学习杨钟健、裴文中等老一辈科学家精神的心得体会。
2021-12-03 09:19
记者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获悉,该校周鑫教授课题组与国内外同行合作,发现东亚季风区11700年前至今的全新世降水最大期在南方出现较早,北方出现较晚,降水最大期出现时间与纬度之间呈现明显的线性关系。
2021-12-03 09:17
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购物节,多家电商平台智能手机销量又创新高。其实,不少人换手机不是为赶时髦,而是因为电池不给力,可谓手机未“老”电池先“衰”。
2021-12-02 09:39
俗话说“民事以为天,食以安为先”。舌尖上的安全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也格外引人关注。正因如此,为了博眼球,“有心人”会刻意制造有关食品的谣言,这些谣言闹得人心惶惶,让不少无辜的食物被拉进了黑名单。
2021-12-02 09:38
当在种茶道路上创业十年,连续亏损两千万元,“快撑不下去了”的时候,创业者董桂萍遇到了科技特派员(以下简称科特派)、山东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茶博士”田丽丽。
2021-12-02 09:37

2012年的一次大胆尝试,让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脊镇和平村里排组村民喜出望外,日子越过越甜。“现在我们每家每年靠这个红心猕猴桃就能有10万元收入,感谢猕猴桃,让我们脱贫致富!”近日,村民们这样感慨。

2021-12-02 09:3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