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韩延:没有什么事比这件事更值得去聊
首页> 文娱频道> 明星 > 正文

韩延:没有什么事比这件事更值得去聊

来源:北京青年报2022-07-26 10:39

  曾执导《滚蛋吧,肿瘤君》和《送你一朵小红花》的韩延导演很早就开始思考生命的意义了,他的电影也往往与“生死”密切相关。因此,当看到《人生大事》的剧本时,韩延立刻就被它所吸引,“我认为生死是终极关怀,是一个终极课题,是最基本的戏剧需求,剧本里面关于生死都是最本能、最原始的,所以,我对这一类题材尤其偏爱和敏感。”

  正在热映的《人生大事》由韩延监制,刘江江编剧并执导,朱一龙、杨恩又等主演,目前电影累计票房已突破15亿,领跑今年暑期档票房,并跻身中国影史票房前50名。

  这是刘江江首次做导演,能请韩延做监制,刘江江表示获益匪浅,他说从《人生大事》的整个制作过程来看,韩延导演是这个项目的主心骨。“他从剧本阶段就介入,像指路明灯一样。如果说主演朱一龙会七十二变,延哥则有火眼金睛。延哥从剧本阶段到执行阶段,一眼就能看出来问题在哪儿,或是哪儿走偏了。他作为监制,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每一个主创。有几次我在改剧本的过程中,都觉得已经筋疲力尽了,延哥还要再踹一脚,第二天,我就又能挤出一滴油来。我特别感谢他的这种工作方式,就像影片中,朱一龙扮演的三哥身边的老莫、小文,这些人像加速器一样,让三哥把最好的他拿出来。我觉得延哥的经验和指点是无价的,适用于我以后的职业生涯。”

  用轻松和温情方式把恐惧剥离开

  《人生大事》讲述了殡葬师莫三妹(朱一龙 饰)在刑满释放不久后的一次出殡中,遇到了孤儿武小文(杨恩又饰),小文的出现,改变了他对职业和生活的态度。

  韩延是在2021年初第一次看到《人生大事》剧本,开始听说是殡葬题材,他还以为剧本会写得很悲伤,结果看完剧本发现风格很轻松。“故事讲的与殡葬事业、殡葬文化相关,但与我们对这行业通常的印象不一样,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内容,不觉得沉闷。我们往往对于死亡会有一些忌讳、避而不谈,但是《人生大事》的整个文本,字里行间并没有悲情和逃避。很早之前,我也想过拍摄类似的题材,但没有时间把想法落实,看到《人生大事》这个相对比较成熟的剧本,我觉得可以帮助导演拍出来,所以很快就决定帮助刘江江导演接着往下做。”

  刘江江的老家在石家庄郊县,爷爷和大伯都是木匠,偶尔会帮村里的人做棺材、操办丧事,小时候他家的院子里摆满了鱼柳、桑槐、松木、柏木的各种棺材,刘江江曾回忆说:“我小时候就躺在棺材里,浑身盖满刨花,尤其是松木、白木,味道特别好闻,太阳一晒就在里边睡着了,吃饭的时候,我爷爷和大伯找不着我,最后从棺材里把我拎起来一边打一边骂,这是我小时候很浪漫的童年回忆。”

  那时候,十里八村谁家有丧事,刘江江的爷爷会去帮忙,“我们方言叫做‘大了’,事了拂衣去的那个‘了’。我跟着爷爷去葬礼,我在葬礼上看到那些很接地气的、很生动的演出。我觉得中国人对葬礼其实是很浪漫的,我们把人活着的时候没有实现的愿望,都用纸扎出来,然后给烧过去,寄托了丰富的情感。”

  除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刘江江后来又做了很多采访,《人生大事》剧本就是基于这些而成。韩延说自己看剧本时就很感动,主人公三哥面对生死的态度和转变令他印象深刻,“三哥这样一个人物,一开始吊儿郎当,没有把干殡葬师当回事,后来他对职业和生死都有感悟。这个过程很生动,我感觉跟着人物一起在生活中走了一遭,让我对于生死这段旅程有了更深的了解。”

  韩延说自己是悲观主义者,所以如果他生病,就会像《送你一朵小红花》中的韦一航一样,“肯定特别颓”,也正因此,他才会被熊顿、马小远这样乐观积极的状态吸引,“这是我身上特别缺的一个东西,所以,我在电影里想把积极的生活态度,表达给观众,也表达给自己,鼓励自己。我觉得这也是一种互补,如果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可能也不会去拍这种题材。对于我而言,我需要这种题材来告诉我活着的一些动力或者道理,正是因为我需要。”

  也因此,韩延喜欢《人生大事》中乐观看待生死的豁达态度,他说:“每个人其实都要面对死亡,《人生大事》里不害怕出现这样的情景,那是鲜活的生命在离开,而不是晦气迷信的说法。《人生大事》用轻松和温情方式把恐惧剥离开,直面生命的逝去,所以将其拍出来这件事很值得我们去挑战。”

  在电影中努力展现真诚

  三哥和小文的对手戏贡献了影片大半的泪点和笑点,韩延在看剧本时就很喜欢这两个人物,“两个人从陌生到类似父女情的过程很触动我,这两个人仿佛都是家庭里的多余人,三哥是因为哥哥的离开才有了他,他心里面一直有一个结,觉得自己是备胎,是个多余的人。小文因为外婆去世,全世界都抛弃了她。两个被抛弃的人在一块儿完成了这个旅程,相互改变,建立情感,这也是让我非常感动的点。”

  影片中,三哥像孙悟空,小文像哪吒,所以,三哥家里面有孙悟空元素的台灯,他手上还有紧箍咒手镯,小文的发型和红缨枪都是小哪吒的状态。韩延解读说:“我们都知道《西游记》里哪吒大战孙悟空的故事,所以,影片想暗示观众,他俩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到慢慢的相濡以沫。其实三哥和小文、孙悟空和哪吒的共同点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来的。三哥有自己的原生家庭问题,与他父亲较劲;小文就没有见过父母,跟着外婆长大,而外婆在影片一开篇就去世了。没有出处的两个人,都像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很孤独的状态。两个人能够相互理解、相互认知彼此心境是很天然的事。三哥每天都在面对陌生人,更多的是陌生的死人,那些陌生人已经没有呼吸了,等着三哥入殓。小文突然的出现,搅乱了三哥的生活,这种关系夹杂着一层你该怎么对待身边的陌生人的态度。”

  三哥和父亲老莫关系不好,老莫是老手艺人,一辈子干丧葬,他把事业交给三哥,在三哥不理解的时候还一直坚持引导他往这条路上走,这对父子从一开始的仇视,到后来也彼此理解。

  韩延在《送你一朵小红花》中也涉及了父子关系,对于中国式家庭里的父子关系,韩延表示:“据我所知,无论是我还是我的朋友,父亲和儿子之间永远像隔着一层。大部分儿子和父亲都交流不多、沟通不够,好像我们都很了解彼此,但什么话都不说透。三哥和老莫就是这样的关系,就要别扭着,大家都不愿找一个机会说明白,都不愿意面对真实的情感。”

  也正因此,韩延希望在电影中展现真诚,希望观众可以从这份真诚中有所收获,去重新看待自己与家人、朋友之间的关系。“无论是三哥跟小文的情感、三哥跟父亲的情感、三哥自己的成长历程,情感都很真诚,没有去粉饰、夸张这个职业,也没有做很多戏剧性的放大,我们很真诚地记录了从事丧葬行业的、看似不靠谱的一个青年人的一段生活。这是我们在拍摄中一直贯彻的准则。”

  孩童的视角为冰冷的死亡增添了温度

  《人生大事》中有这样一个情节:三哥在操办一位小女孩的后事时,意外被小文在骨灰盒上涂鸦作画,三哥本以为会遭到丧属的责怪,却没想到他们反而鞠躬感谢。小女孩的母亲说:“看得出你们的用心,我女儿最喜欢画画。”道出了小文作为同龄人送上的心意,也让三哥错愕不已。小文的孩童视角为冰冷的死亡增添了温度,戳中了无数观众泪点的同时,也打破了大家对于殡葬行业的刻板印象。

  对于从小孩的视角看待死亡,韩延表示,是因为他们想有个反差。通常,父母都会教育孩子不要碰死人东西,因为晦气,吃饭不要插筷子等等,“我们成人已经接触过那样的教育,所以,是世俗的,看到三哥这样的人就会觉得他每天在跟死人打交道,在死人身上摸来摸去、给死人化妆,就觉得晦气,这是主观意识给我们带来的。但小文没有,她是个孩子,不知道死亡是怎么回事,跟她说人死后变成星星,她会信,因为她是单纯善良的。我们已经被文化中的忌讳熏陶过,所以,我们就会对这些事带有偏见,对殡葬师这类人有偏见,甚至有一些避讳。小文能跟世俗的人形成对比,这些对比能给三哥重新找到自己定位的信心、可能性。”

  三哥告诉小文,她的外婆变成了天上的星星,而他们就是种星星的人。将殡葬师形容为“种星星的人”令人泪目,韩延说当刘江江导演提出“种星星的人”时,他很有亲切感,也唤醒了懵懂时期的自己对于死亡的认知,“江江导演也聊到,人生的一头一尾都需要别人照顾,出生需要人照顾,离开需要人照顾,去世时候是由陌生人送走你,穿上最后一套衣服、化上妆,所以,做殡葬行业的人很伟大。”

  对于扮演小文的小朋友杨恩又的表现,韩延以“逆天的表演”来形容,“她的每一次表演都很惊喜,成年人无法揣测小孩怎么演戏,她演出来的所有的点都令人惊喜。她和三哥分别那场戏,在出租车拍着窗户喊爸爸,没有人教她,是她自己喊的。这种点很多,她能进入这个角色,不是在演,她能够理解小文,进入小文这个角色。我们边拍边觉得她无可挑剔。我们都不是孩子,我们对孩子的表演都是靠想象,你不能说孩子演得不对。又又的表现是好和准确,是孩子的本能下的准确,她是我碰到过的最好的小演员。”

  三哥这个角色对朱一龙来说挑战不小,韩延说在做完朱一龙的造型后,他就觉得很像他脑海中想象的三哥,“三哥在影片中第一次露面,是在车上跟前女友发微信,下了车提着鞋吊儿郎当往里走。在那场戏之后,我就没有叫过他朱一龙,都叫他三哥,剧组人也都叫他三哥。那场戏他一下就融入到市井气氛里,找到了烟火气的感觉。”韩延称赞朱一龙很热爱表演,而且爱思考,“拍戏期间我们交流了很多关于表演的东西,他心里面也会给自己提非常高的要求。要求之高都不是把角色完成演好,他在追求演员下意识的东西,追求那些高级的东西。合作之后感觉他的表演越来越成熟。”

  所有受的伤在生死面前都是擦伤

  监制《人生大事》,也让韩延收获了很多关于死亡的新的认知。“我印象特别深,我们拍第一场戏入殓的时候,三哥在床上开始给老太太入殓,现场一片嘈杂,随着镜头开始,所有人肃然起敬,前面还是挺不正经的三哥,那一刻突然觉得他的工作很神圣。后面三哥抬着棺材往外走的时候,我们没有给群演讲戏讲得那么清楚,没说‘这是谁死了,你们跟他什么关系’,我们都没有设定,但是当演员抬着灵柩往外走的时候,群演的眼睛都是红的。”

  这场戏让韩延感觉到中国人天生对死亡有敬意,“那一刻我觉得拍这部片非常值得,我们拍这部电影讲了三哥这样一个殡葬师,让更多人了解这个职业的内容,之前很多人排斥他们,我们的情节里也有,三哥前女友一直说你是干那行的,很多人不愿意说出他的职业,旁边的人则说他吃死人饭,这种恶言恶语伴随他的成长,对他心灵有很大的冲击。我也相信,在现实中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也会有这种处境,我们用这部电影把他们的生活展开了,其实他们是我们应该去记录的一批人。”

  韩延表示,《人生大事》不是从题材上去猎奇,“不是因为这个题材稀缺才去拍的,是因为这个题材更适合承载我们对于生死的思考,丧葬只是一个符号和把手,剧情才是承载我们想表达的内容的核心。”

  韩延对生老病死这类主题有一种敏感和偏爱, “没有什么事比这件事更值得去聊,每个人都避免不了会有那么一天。” 因为拍摄《人生大事》,他和导演刘江江聊了很多关于生死的问题,听刘江江讲述他少时的故事, “我体验了很多他的人生,他对生死的看法对我是一种冲击和补充。”

  韩延希望通过《人生大事》这部电影能唤起大家对于死亡新的思考,“既然这件事避免不了,就不要回避,今后能更多尊重死亡,尊重这个行业的人。”

  监制了《人生大事》,韩延说对于他而言,最直观的意义就是,“我想做一个跟丧葬有关作品的心愿了却了。我很早就在筹划这件事,碰到江江写了剧本,我们一起做了这件事,心愿和表达上的欲望被满足了。”

  拍摄这部电影对韩延的另一个意义,是让他每天都在揣摩 “人生除死无大事”,揣摩生死的玄机和端倪。“这个片名很好地解释了我们电影的生死观,一般的人生大事都是好事,比如金榜题名、洞房花烛。有一句话说‘所有受的伤在生死面前都是擦伤’,这句话其实也是‘人生除死无大事’。我们把死当成大事是因为我们正视死亡,表达的主题是死亡,这件事大家都避免不了,再怎么避讳、嫌人家吃死人饭、多么不齿这个行业,都避不开死亡这件事。我们要把死亡当成大事看,也要当成正常的事去看。”

  韩延认为好电影不仅是给人以娱乐, “不说让我心灵上受到震撼吧,也要能稍微带给我一些思考和一些感受,哪怕是心理上非常小的波动。我们拍电影或者其他文艺创作,都需要给受众以精神上的慰藉和治愈。《人生大事》除了让我们直面死亡,主题也有珍惜当下的意思,人生不易,但更要好好活着。”(文/记者 张嘉)

[ 责编:张晓荣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北京城南中轴线御道景观全面开放

  • 海南三亚:努力保障生活物资供应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近日,由宁夏大学主持的自治区重点研发计划“宁夏酿酒葡萄智能化农机装备研发与应用”重大项目通过专家验收。
2022-08-12 10:23
针对镁电解质方面的问题,崔光磊研究团队通过大量的筛选测试和理论分析,确立了硼(铝)基镁盐的合成路线,开发出一系列高性能硼(铝)基镁电解质体系。
2022-08-12 10:22
随着“西电东送”战略的实施,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和外送,我国逐步建成了世界上电压等级最高、输送距离最远、交直流混联的特大型复杂电网。
2022-08-12 10:21
近日,在国网天津电科院高压试验大厅中,科研人员正在检测一个像鱼一样的机器人的各项性能。
2022-08-12 10:20
加强培养企业创新主体,完善科技型企业全生命周期梯次培育体系,2022年上半年,全区高新技术企业保有量达3300家以上,国家级孵化器保有量达到22家。
2022-08-12 10:15
为推动高能物理领域的资源共享,2019年,科技部、财政部认定了国家高能物理科学数据中心,给予其稳定支持,推动高能物理科学数据的开放共享。
2022-08-12 10:14
研究人员表示,气候模型预测可能普遍低估了1979—2021年间的北极放大效应,他们呼吁更详尽地研究北极放大效应的机制,以及它们在气候模型中的表现。
2022-08-12 10:13
美国斯克里普斯研究所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化学家开发出一种强大的新方法,可对广泛用于构建药物分子的双环氮杂芳烃进行精确、灵活修饰。
2022-08-12 10:12
夺目的不止有外观,作为以色列甚至是东地中海区域最现代化和自动化的港口,海法新港更耀眼的是中国科技带来的核心竞争力。
2022-08-12 10:10
反物质和正物质的质量和电荷数是一样的,但电荷的符号不一样,是相反的。
2022-08-11 10:17
微系统能否让隐身技术成为现实、能否让繁杂的生物检测流程变得简单、能否让深空中的航天器动力系统变得更加高效……
2022-08-11 10:16
一年一度、连续四年举行的世界5G大会,集聚全球5G领域的科学家、企业家、投资家、国际组织负责人,希望为5G赋能千行百业注入活力、献良策。
2022-08-11 10:15
“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有近5亿人口居住在农村地区,要解决好中国的问题,就要解决好‘三农’问题。”
2022-08-11 10:13
中国石化8月10日宣布,该公司在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实施的“深地工程”获得重大突破。
2022-08-11 10:11
2022年8月5日,西藏自治区科技厅与长江大学“科技合作”签约仪式在拉萨举行。
2022-08-11 10:10
在今年初的国际消费电子展上,韩国企业Beyond honeycomb作为研究餐饮用人工智能机器人的食品科技代表公司参展。
2022-08-10 10:25
将编码肌肉细胞中核心功能的人类DNA插入酵母细胞的DNA内,得到的人源化酵母模型可用于癌症研究等领域。
2022-08-10 10:25
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让各国加强了对数字化、信息化的关注与投入,加速了数字化转型的步伐。
2022-08-10 10:24
美国西达赛奈医学中心研究人员创建了一种极为逼真且详细的脑细胞计算机模型,将来自不同类型实验室的数据集结合在一起,呈现了单个神经元的电、遗传和生物活动的完整图景。
2022-08-10 10:23
美国芝加哥大学普利兹克分子工程学院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灵活、可拉伸的计算芯片,该芯片通过模仿人脑来处理信息。
2022-08-10 10:22
加载更多